Kiss The Monster

充沛的时候像一架情感的机器,寡淡的时候像一张单薄的白纸。心宽,略傻。

他在一个角度看过去是如此得衰老,就好像所有的生命力都已经如同奔流的河水般从他身上逝去,再也无法挽回,但在另一个角度上,他又仿佛突然回到了少年时代。

他的眼睛,投映着他所有的灵魂。那是怎样的一双眼睛啊,青春时的荒芜、怪诞、疯狂、肆无忌惮仍固执地不肯离去,同时岁月的风霜又层层叠叠地堆积成凝冻的沙漠。他遭受过的每一次疼痛,流过的每一滴血,煎熬过的每一种绝望在时间的冲刷中变成了难以言说的形状,似有尖锋,又带钝痛,一下又一下地撞击在结了厚茧的脊背上,可魂灵仍旧闪耀。

他老了。他永远年轻。

(给Robert Downey Jr,也给Anthony Edward Stark)

(表示在某个访谈里听RDJ

想写文!!!

想写瑞嘉,hannigram,Drarry,以及各种小可爱,还控制不住地构思了一个古风原耽大长篇……真是不合时宜的灵感爆发吧毕竟不到一个月就要考研了,欲语泪先流。

考研真是一座大山啊尤其是你没准备好的时候,感觉到来自生活的压力,呵(扭曲地苦笑)

关于DracoMalfoy精神痛苦及悲剧境遇的意象性探讨


》》

Draco望着那辆在棕红色山岩上攀行的巨大火车,遮蔽视线的浓浓白烟随着每一次摇晃无止尽地喷出,天色昏昏,旷野无际,眼前的整个画面恍如后现代艺术中某种难以理解的隐性比喻。此刻,Draco意识到了,自己正在做梦。

他感到一阵忽如其来的恐慌,在广阔山脉和巨大列车的映衬下自己的存在渺小脆弱地比不过一粒尘埃。火车由此变成了象征,山脉是象征,白色蒸汽也是象征。它们共同组成了一股黑色的压力,一波全不透明的浪潮,一次碳屑般厚重的崩毁。Draco在纯粹的恐惧中难以呼吸,他的后颈长出乌鸦的羽毛,整根成型后随即剥落,新的羽毛又重新冒出。狂风从山脉那边迅急地前来,所有站立的东西都向地面倾斜。Draco摔倒在...

[密林父子亲情向/AL] 别难过父亲,他只是还不懂事

最近重新看了一遍霍比特和魔戒,写一写我心中比较理想的密林父子相处模式


*

莱格拉斯四百二十三岁的时候,个子还不如一把弓箭高。他是一只既快乐又无拘无束的小精灵,整天抱着一个比自己还大的小鹿玩偶在森林和宫殿里跑来跑去,加里安追得额头冒汗也追不上。这导致的不可避免的后果便是,有一天莱格拉斯把他母亲世代相传的白石手环打碎了。

瑟兰迪尔很生气,同时又挺沮丧。他觉得莱格拉斯太鲁莽了,实在不像国王的孩子。但他的妻子温柔地安抚了他。“那个手环也没有那么重要,”她说道,神情柔和,“别生气了,也别难过,莱格拉斯太小了,他还不懂事呢。”


*

莱格拉斯一千三百五十五岁的时候,一天到晚总是躲在自己的房...

>>>

“Oh。”就如他一直以来且仍旧在做的那样,Harry在高潮时喘息,好像Draco是种他一遍又一遍不断领悟的真谛。Draco自己的高潮沉默且安静,也和一直以来无甚差别。话语,他的父亲在他非常小的时候曾告诉过他,是灵魂细小的碎片。聪明地使用它们,Draco。聪明的使用它们并且知道什么时候该闭上嘴。在你的整个人生中它们的总量不应该超过一把。而此时此刻,当Harry处在他分开的两腿之间,Draco抵达了顶点。他知道他的灵魂已过于接近表面,过于屈从而即将蒸发。他不敢冒险。

>>>

最近一直在脑子里回响的一段Drarry,是Frayach《A Flame...

[凯源] 黑与红的骨与血

猎奇暗黑向,片段灭文法。部分描写有可能会引起不适,请注意

各部分之间没有联系......应该吧


【one】


王源停下脚步,突然感到了一股剧烈的恶心。


他弯下腰猛地呕吐起来,甚至来不及寻找一个合适的场所。片场的工作人员惊愕地向他跑来,外围的粉丝止不住地骚动吵闹。他的眼泪冲上眼眶,鼻腔酸涩难忍,胃里翻滚不息像是凝聚了一场风暴。他又压低身子剧烈地呕吐了一次,抬起头后感到头晕目眩。


就是在这个时候,他忽然意识到,似乎有什么地方怪异地违和。


然后他低头,发现地上那滩呕吐物的颜色竟是鲜红。气味飘过来,不似消化物的酸臭,他闻...

[凯源] 茕茕

时间跨度从抗战结束到十年浩劫,小圆兔子精设定

源源小宝贝儿生日快乐

(居然被屏蔽了一次,感到有些方张。以及失望...)


茕茕白兔,东奔西顾。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0.


他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一睁眼就发现自己能化了人形。毛茸茸的长耳朵和短尾巴全被收起,取而代之的是属于人类少年的纤长四肢。他懵懵懂懂地坐起来,迷蒙间似乎有人怜爱地拍了拍他的脑袋,说,傻兔子,谁让你偷喝我罐里的仙酿的?


他下意识的想抖抖耳朵,抬手一摸才发现头顶空荡荡的。他心里涌起一股惊慌,同时混杂着对将来的莫名期待。诶,不然你走吧,那声音又响起了,到别处去看看。


他闻言抬头,嘴里模糊地问了句,去

[凯源/性转] 对“那件事情”如何发生的简单记述

写一下我脑出来的百合。


王凯莉满心忧愤,通体不畅,铁青着脸看着王圆牵着一个男生的手走到她的面前。


“莉莉姐,”对方微微一笑,甜的腻人,“认识一下,这是我男朋友。”


1


这是王圆两个月来交往的第四个人了。


第一个是个唱歌的,第二个勉强算是画家。第三个是上班族,目前的这个大概还老老实实的是个学生。


“陈秋,快问好。”


男生十分腼腆,羞涩地挠了挠头发弯腰:“莉莉姐好。”


王凯莉眯着眼睛审视过去,忍不住从头到脚评判一番。不好,太普通,没特色,乏味。


配不上。


她从鼻子里冷冷地哼了一声,扭头转身走了。


男生无所适从,低头去看自己的女朋...

©Kiss The Mons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