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ss The Monster

充沛的时候像一架情感的机器,寡淡的时候像一张单薄的白纸。心宽,略傻。

关于DracoMalfoy精神痛苦及悲剧境遇的意象性探讨


》》

Draco望着那辆在棕红色山岩上攀行的巨大火车,遮蔽视线的浓浓白烟随着每一次摇晃无止尽地喷出,天色昏昏,旷野无际,眼前的整个画面恍如后现代艺术中某种难以理解的隐性比喻。此刻,Draco意识到了,自己正在做梦。

他感到一阵忽如其来的恐慌,在广阔山脉和巨大列车的映衬下自己的存在渺小脆弱地比不过一粒尘埃。火车由此变成了象征,山脉是象征,白色蒸汽也是象征。它们共同组成了一股黑色的压力,一波全不透明的浪潮,一次碳屑般厚重的崩毁。Draco在纯粹的恐惧中难以呼吸,他的后颈长出乌鸦的羽毛,整根成型后随即剥落,新的羽毛又重新冒出。狂风从山脉那边迅急地前来,所有站立的东西都向地面倾斜。Draco摔倒在地,瑟瑟发抖,四肢并用地爬向背离的方向。他没有意识到一种新的象征由此形成,只觉荒莽的世界被他全然抛在脑后。而此时一双脚挡在了他盲目前行的路径上,Draco抬起头,看见了他的父亲。

“瞧,”他的父亲指着他说,“一只畸形的乌鸦。”

Draco瞪大眼睛。身后,在他一路爬行的轨迹上落满了腐朽的黑色羽毛,它们生长剥落的速度正在不断加快。

他的父亲又眯着眼睛审视了他一会。“我敢说这并不是先天畸形,”片刻后他断言,“但无论是什么让这只乌鸦变成了现在这样,我确信最终的结论只有一个。”

Draco张开嘴,他开始感到绝望。但在他拼命用喉咙里嘶哑的声音喊出来之前,他的父亲已经丧失兴趣地耸耸肩,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去了。

他最后的话像被撕破的纸屑,在风中飘飘忽忽,最终落到Draco的耳边:“这只乌鸦已经不能再飞了。不得不说,这令人感到十分遗憾。”



******

……最近压力有点大

而且我一直固执地觉得,包含已经发生了的不幸事实,如果最终Draco度过了一个凄惨的人生的话,卢爹是要负很——大一部分责任的。

评论(2)
热度(9)
©Kiss The Mons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