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ss The Monster

充沛的时候像一架情感的机器,寡淡的时候像一张单薄的白纸。心宽,略傻。

[恺楚] - The Bird -

“蔷薇与海沙”系列第一篇。一共两篇,前篇关于鸟,后篇关于鱼。

...不过是莫名其妙小短篇而已啦。



[恺楚]  - The Bird -

 

当恺撒·加图索第三千五百二十一次亲吻恋人的嘴唇时,他在对方的后颈上摸到了一些细密的绒毛。“宝贝儿,”低沉的声音淹没在亲吻里,“你脖子后面是什么?”

“没什么,”楚子航说,“也许是头发长了。”

 

他们相互拥抱倒在床上,黑白两色的空间在喘息中无限延展。没有什么事情能来打扰他们,他们活在生与死的边缘。但突然之间恺撒停住了。“宝贝儿,”他直起身,“你听见鸟叫声了吗?”

“没有,”楚子航闭上眼,“抱紧我。”

 

他们在黑夜的后半段平静地相拥而眠,夜风如水般滑过楚子航光洁的肌肤。他如此沉静地睡着,而恺撒却在浅眠中惊醒。“子航,”他叫醒恋人,“我看见一只鸟。”

“什么样子的?”

“深蓝色的羽毛和淡红色的喙,眼睛散发光彩犹如最上等的黄金。”

“它在哪?”

“……飞走了。”

楚子航发出叹息。他垂下头,在片刻间便重陷仿若恒久的深眠。恺撒注视了一会,转头望向窗外。

——鸟从窗口离开。

 

 

第二天清晨恺撒醒来时身边已空无一人。他没有慌张更不曾焦急,穿衣漱洗,平静地走出房门。他穿过冗长的走廊,阳光透过紧闭的窗户在地板上投下斑驳的花纹。他踩过去,像踩过漫长的时光。

而鸟鸣声,数以千计的鸟发出的嘈杂聒叫在此时逐渐充斥他的耳膜与大脑。一只又一只鸟从窗外飞过,地板与墙面倒映纷乱的影子。振翅之声渗入屋内,雨一般的羽毛散落满地。恺撒·加图索漠然地注视这一切。每一扇窗户,他想,每一扇窗户都紧紧关着,不是吗?

他回忆起昨夜,他在浓稠的黑暗里封死每一个窗锁。他回忆起多年前,楚子航从最幽深的森林中走出,肩臂上沾满清晨的露珠。他回忆起某个夏日的傍晚,他走向小憩中的楚子航,撩开对方后颈上的碎发,看见了覆盖在白皙皮肤上的一层细密的,柔亮的,美丽的深蓝色羽毛。

 

鸟。

 

 

恺撒·加图索终于在有最大落地窗的房间里找到了他要找的人。他走进去,看见那个人穿着宽大的衣袍坐在地上。楚子航的侧脸上已有羽毛长出,双臂变成翅膀。他回过头,以一种忧伤而沉静地目光望着走进来的男人。

“你所渴望的是什么?”他问。而恺撒露出笑容。

 

——“我想我再也不会开窗户了,宝贝儿。”

 

 

鸟被困在笼中。

 

-fin-


评论
热度(14)
  1. MikasoKiss The Monster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恺楚安利贩售集团
©Kiss The Mons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