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ss The Monster

充沛的时候像一架情感的机器,寡淡的时候像一张单薄的白纸。心宽,略傻。

[恺楚] - He Stays in the Silence -



他停下来,转过头看向跟着他的那个男人。

 

这里的一切都是明媚。那男人的金发闪烁着刺眼的光,过于圣洁好像宗教的意象。金发下的双眼是那般的蓝,就像夺取了暗夜与深海的光影,除它们之外再没有什么可被称为蓝色的了。

他往前走,男人也走。他又停下,于是男人也便停下。

疲惫与忧伤困住了他,他不知所措无所适从,并且感到一丝丝的焦躁。够了,够了,他的心溢出疼痛的鲜血,放弃我,你早该放弃。他想喊,可却又说不出口,他转头凝望着那个男人,从身体到灵魂都汇集成一个悲伤的姿态。你想从这得到什么呢?你想从这得到什么呢?

他想,他是什么都给不了的。

 

一些过去发生的事情从远处追赶上来了,这没办法,谁让他一直站在这不动的?他看到那个男人第一次出现时被海边的细沙包裹住的脚。男人坚实的站着,用那双眼睛注视着他,用那片蓝色围住他。这是卑鄙的伎俩,而此时,此地,男人却正是以这些伎俩为枷锁,即便一动不动,也令他丧失逃离的气力。

 

他一瞬间简直要哭了,但他没有。他以浅淡的声音问男人:“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

“我不知道,”男人回答,带着一丝懊恼,“可你不能离开我。”

他垂着头,长久地不说话。

而男人重复:“你不能离开我。你可以怨恨我,诅咒我,诋毁我,甚至就此把我忘记。但离开我?不,你不能这么做,绝不。”


他仍沉默着,像是再也不会回答。




That’s all.

评论
热度(6)
  1. MikasoKiss The Monster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恺楚安利贩售集团
©Kiss The Mons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