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ss The Monster

充沛的时候像一架情感的机器,寡淡的时候像一张单薄的白纸。心宽,略傻。

[恺楚] - Like Roses -

借用了《百年孤独》里奥雷里亚诺和蕾梅黛丝的梗,并参考了《洛丽塔》。

子航性转注意,年龄操作注意,情节不明注意。

 


- Like Roses -



当21岁的恺撒·加图索经过那片花园时,他看见花园主人家最小的女儿正低头在花丛中沉睡。

 

Part 1

 

对庞贝·加图索来说,今天绝对是不同寻常的一天。他年轻气盛的儿子向他提出了一个要求,要他去向住在城最南端的那家人提亲。这是超出想象的境况,加图索家的现任家主难以置信他放荡不羁的儿子竟也会被婚姻迷惑。“你是说,现在就去?”庞贝问,“向谁提亲?那家的女儿吗?”

“对,”恺撒漫不经心地看着报纸,“那家最小的女儿。”

 

一路上加图索家的老爷都在揣测是什么样的女人会让他的儿子痴迷,这种揣测一直保持到了他敲开城南那家人屋门的那一刻。“您好,”庞贝整整衣领,面对女主人惊讶的目光露出笑容,“我姓加图索,我是来提亲的。”

 

女主人叫出了自己的六个女儿,她们正襟危坐排成一列,让庞贝如阅兵般扫视过去。都是年轻美丽的女性,庞贝想,但到底谁才是幸运儿?他转向女主人重新微笑起来:“我的儿子说他要娶您家最小的女儿为妻,那么请问她们中谁才是您最小的女儿?”

女主人和女儿们面面相觑,一时无人回答。庞贝张口想要再问,但一个清冽的声音阻止了他。

“她们中没有最小的女儿,加图索先生。”

庞贝向声源处看去,却惊讶地发现一个身穿黑色蕾丝裙,头戴灰色蝴蝶结的小女孩正站在楼梯上看着自己。她脚上穿着白色小皮靴,腿上还绑着缎带。她平静地望向庞贝·加图索愕然的神情,淡淡说:

 

“您好,我是这家最小的女儿。”

 

 

Part 2

 

恺撒·加图索在某个夏日的傍晚遇见了熟睡中的小女孩,他的脚步便凝固不动了。蔷薇的香气冲进他的胸膛,也让混沌的热度搅乱他的大脑。恺撒并非没有体验过爱,而此时的感受让他困惑不已。片刻后他明白了这种感受是爱,而之前的体验不过是虚妄的浮尘罢了。

女孩在这时醒来了。她睁开她金色的双眼,抬起头看见金发的男人正站在篱笆外用冰蓝色的瞳孔注视自己。于是她站起来,向他走去。她黑色的发丝并不十分整齐,恺撒想,但如此端庄,是的,她如此端庄而美丽。她让她仍幼小的身体靠近篱墙,她稚嫩的吐息犹如穿过恒星的碎屑。“你好。”她说。

 

“你好。”恺撒回应。

 

“你想要什么?”接着她问。她看向他,像是已经看穿了他的一切。

 

※ ※

 

他们在黑夜降临时互相亲吻。女孩踮着脚,裙边的蕾丝扫过蔷薇的花瓣。恺撒的手抚过女孩的后脑,接着握住她的腰。“我要娶你,”他说,“……你知道娶是什么意思吗?”

女孩撇撇嘴:“可你甚至没问过我的名字。”

“……所以?”

“楚楚,”她说,“我的乳名。”

 

她转过身向屋子走去了,恺撒沉默地站在原地,直到她又回过头来,用一种难以名状的视线看向他。

 

“叫你的家人来吧,”她说,“我会等着。”

 

 

Part 3

 

一直到婚礼举行当天新娘家的人们都显得担惊受怕惶惶不安。他们教给自家的小女儿什么叫做夫妻,告诉她男女之事以及与此相关的一切。他们的担心是正常的,因为新郎已经是男人,而新娘在三个月前才刚刚进入青春期。相比之下新娘本身却显得沉着冷静,她安慰受惊的母亲,让姐姐们为她穿上嫁衣。她眼中的金色沉暗幽晦,但当新郎走过来拉住她的手时,她的眼睛又开始闪耀了。

 

“我们会有个孩子。”走向牧师时恺撒说。

“哦,”女孩目视前方,“那你还得再等几年。”

 

他们交换了戒指,相互亲吻。女孩扔了捧花,接着随她的丈夫来到华丽的白色房子。“我们一定见过不止一次,”恺撒说,“你有着不同的外表,但我记得你的眼睛。”

他的妻子没有说话,只是低下头去。恺撒·加图索亲吻女孩的眼睑,接着叹息一声,把手放在了她柔和而温婉的肩颈上。

 

 

Part 4

 

多年以后,加图索家的后人们仍对照片中那位穿着蕾丝短裙的小女孩是自己的曾祖母这一事实感到疑惑。他们穿过成片的蔷薇花田,找到从当时一直活下来的老管家。“她是位迷人的女性,”管家说,“她比恺撒家主年轻10岁,却在一次生产后早早离世。她是上帝的礼物,但收回太快。”

“他们是如何相爱的?”有人问。

而管家沉默片刻。“没人知道是怎么回事。但不管怎样……”他笑笑。

 

“那真是一段,像蔷薇一般的爱情。”

 

 

- fin -


评论
热度(18)
  1. MikasoKiss The Monster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恺楚安利贩售集团
©Kiss The Mons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