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ss The Monster

充沛的时候像一架情感的机器,寡淡的时候像一张单薄的白纸。心宽,略傻。

[恺楚] - 某次相遇 -

说实话很不满意的突发短篇。

自己再看的时候真想捂脸啊跪其实你是来搞笑的吧

没救总之放上


[恺楚]  某次相遇

  

 

恺撒·加图索的心都要烧焦了。

 

他站在路边,以一种悠闲的姿态。但他的眼神却总忍不住要往十五米外路对面的某个玻璃橱窗下看。那儿坐着一个手抱吉他的年轻人,黑色的头发在莹白色肌肤的映衬下浓如墨滴。他或许是在唱歌,恺撒想。他看着对方的嘴唇一张一合,下巴上仰勾勒出性感致死的曲线,而眼睛——该死,当他远远地瞟向那双闪着丝微金色的眼睛时,他素以精明著称的脑袋便只剩下满满的见鬼二字了。

加图索家的下任家主感到了焦虑。这当然不代表他青涩,相反,如果对方只是某个标致的漂亮姑娘他们或许已经在某旅店坦诚相见了。他有无数种手段泡到一个姑娘,但这次——恺撒郁燥地舔着下唇——这次不行。

他再次看向那个年轻人,看见对方正微微低下头去,额前的碎发在清风吹拂下凝成一个沉静地姿态。这便是症结的所在了,不仅仅因为对方是个男人,还因为他实在是太过干净。无论神情还是体态,年轻人从发丝到脚的每一处细节都让人觉得他简直是位静坐的神明。人类可以泡神吗?恺撒郁闷地想。无论答案肯定否定,他都觉得蠢透了。

 

但翻涌在心里的燥热却让他坐立难安。恺撒掏出烟,连点四次才告成功。他前前后后地踩着步子,时而倚靠着墙时而又离开。情欲在他体内积累,满满地积累令他忍不住要紧咬牙关。天,他有多少年没有体会过这样的感受了?或者说,他体会过这样的感受吗?这感觉如此特别,如此疼痛,如此汹涌……一瞬间他简直以为那是爱。

 

他简直以为那是爱。


恺撒捂了下眼睛,为自己竟如此怂包而惆怅。他清楚地了解如何寻找一个完美的上床对象,却对自然又不失礼数地与那位年轻人开启一段或许不同寻常的关系一筹莫展。他开始推测对方的生活:普通人家的安静男孩?优等生?内向?不易相处?有女朋友吗?男朋友?

而想亲吻那洁白脖颈的想法也在同时蔓延上来。想抚摸乌黑的发丝,舔舐纤长的睫毛,想让浓烈的馨香在夜与白交界时刺破神的崇高。年轻人或许永远不会发觉某个站在街对面的男人对他怀有何等危险的考量。他过着纯粹的生活,恺撒默念,他的生活不需要我的介入,但若让我就此放弃?不,绝不。

 

……即使从朋友开始也好,男人告诉自己,尝试一下吧。

 

※ ※ 

 

当恺撒·加图索终于来到年轻人的面前时,他感叹这绝对是自己走过的最长的路。神明的脸在近距离的观察下更显圣洁,轻飘的发丝让人联想到烟染的墨荷。那么,会如何反应?恺撒清了清嗓子,张开嘴,接着以一种万分正直的语气朗声说——“你好,能否交个朋友?”


吉他的声音停了。年轻人抬头看了看恺撒,又低下头去。

  


——“想睡我?”他淡淡道,“底价两千。”

 


fin


评论(2)
热度(23)
  1. 子见南子Kiss The Monster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恺楚安利贩售集团
©Kiss The Mons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