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ss The Monster

充沛的时候像一架情感的机器,寡淡的时候像一张单薄的白纸。心宽,略傻。

[恺楚] - Dream in the Day -

我想表达的确实是楚子航掩藏心底的连自己都未发觉的对恺撒的浓烈的情感...但不知为何写出来变成了这种微妙的感觉...

于是。



- Dream in the Day -

 

 

楚子航打开房门时,一时间感到一阵恍惚。

 

眼前是个拥挤的房间,左侧书柜,右侧则有茶几,茶壶和小圆凳。脚下铺着花纹惹眼的地毯,头顶华丽的吊灯在白昼时分静默地凝固。而这一切的尽头是把有靠背的椅子,椅子上坐着某位金色头发的男人。

 

此时男人正闭着双眼——此时恺撒·加图索正在沉眠。

 

……这是罕有的松懈,楚子航想。他仍站在门边,透过高而细的窗户看见那之外并不明媚的天空,以及涌进房间里、洒在恺撒雕塑般侧颊上的一点光芒。这个男人即使在熟睡时也像皇帝般威严,他的脊背依旧坚挺,胸腹依旧紧实。只有微微偏向一侧的头颅与随之拂动的金发透出了一丝温顺,在昏暗的房间里俨然光源般折射,再反射。

 

楚子航感到一阵恍惚。他似是迈不动脚步了一般,他的目光再度回到窗棱。窗外的天空起了变化,光芒渐敛,房间一步步被黑暗吞噬。稠密的阴影顺着楚子航的脚踝爬上他的身体,在悄无声息的须臾里覆盖住他的眼睑。恍然间似乎有阴郁而温凉的水流从地面上涨泛上来,漫过桌上的茶壶,漫过书柜的顶端,一丝一毫地升高,直到淹没整整一个房间。

 

所有的一切都静止了。所有的一切都在转动。

熟睡中的恺撒·加图索呼出一口透明的气泡。

 

 

——于是一时间房间内的所有景物都扭曲。藻类在地板上生长,明灭的水光投下晃动的光影。冰凉的触感抚摸上皮肤,楚子航却在这水底嗅到一丝丝焦炭的气息。火光闪耀起来了,黑色的浓烟又在一瞬间把一切变得干燥。巨大的花朵在墙壁上生长,迅速突出苞蕾开出一万颗宝石。枯萎的藤蔓蜿蜒上窗台,尖锐的荆棘伸展向天空。

 

而楚子航仍站在门边,望着金发的男人在椅中沉睡。

 

凄厉的嘶喊响起,随之而来的是炸响的雷鸣。火药与血的气息翻涌上来,耳边吟诵着的事千百年的朝圣。眼前的所见变换了,他们进入另一个空间。每一秒钟都有一样东西发黄老去,但肆虐的时间却在他们身上静止。一束柔和的光落在恺撒·加图索沉静而肃穆的眉宇间,散发出极盛大的光辉,犹如皇帝的加冕,抑或神明的临世。

 

而太阳。突然传来一声从未有过的轰鸣,黑色的岩石与燃烧的硫磺从窗外滑过。飞逝的时间让数十亿万年的生命提早结束,太阳将陨落。无边的炙热火球从窗外缓缓下坠,飘散的零星火星点燃一整座森林。楚子航张开嘴,滚烫的热浪让他的嘴唇立刻干裂。焦灼扼住了他的咽喉,他远远地看向静坐在末日里的男人,像看着一场告别。

 

恺撒。他想。

 

他轻巧而急促地喘息了一声。于是纷繁尽散,他又回到有着惹眼花纹地毯的房间里。

所有的一切都还是原来的样子。

 

 

 

太阳的微光在窗外闪灭,楚子航感到一阵疲倦。他又在门边站了一会,然后终于向里面走去。他不清楚自己想要什么,或许是急于索取一个拥抱。而当他在椅边停下,恺撒·加图索正从悠远的睡眠中醒来。“……子航?”那个有着大海般蔚蓝眼眸的男人说,“怎么了?”

 

楚子航沉默着。“……没什么。”他弯下腰,接着感到男人揽过他的脖颈,亲吻上他的嘴唇。

 

 

没什么,他想。只是在醒着的时候,做了梦。

 

fin


评论
热度(13)
  1. 子见南子Kiss The Monster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恺楚安利贩售集团
©Kiss The Mons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