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ss The Monster

充沛的时候像一架情感的机器,寡淡的时候像一张单薄的白纸。心宽,略傻。

【凯源】 巴赫十三 03

有Karry×王源的情节注意。源源是小蝎子。


03

 

我清楚的明白,尽管王源看起来活泼开朗随性豁达,外表光鲜美丽就像冬日的雪原,但他的灵魂深处必定是存在着某个已经腐坏了的部分的。

这种认知来自于平时相处时不经意流露出的违和感,他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明明完美的无懈可击,却总让我觉的有种浅薄的阴暗夹杂其中。这种感觉就像扎在皮肤上的倒刺般令人难以释怀,我不知道他的生命里哪一部分出了问题,事实上,我也并不想知道。

 

但不得不说,近日来,这种违和感变得愈发强烈了。

 

 

“王源?你的外卖到了。”

早上七点半,我站在王源的房间外一边腹诽着怎么会有人这么早就叫外卖一边敲着门。房门里一片寂静,我没什么耐心,刚转过头想要一走了之,门却被人从里面打开了。“你终于醒了?明明是你叫的外卖怎……么……”

我愣住,走出来的是个从未见过的男人。他和我差不多的身高,没穿上衣。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来的,皱起眉还没问出“你是谁”,就听见王源在屋里迷迷糊糊地喊了一声:“Karry ?”

我于是目瞪口呆的看着王源光着双腿从房间里走出来,而被他叫做Karry的男人及其自然的搂住他的腰,低头在他的嘴角轻巧地吻了一下。一时间我尴尬万分,想了半天最后干巴巴地笑了两声:“……你男朋友啊?”

王源冲我翻了个白眼,转身往厨房走去。“喂,你外卖到了!”我猛地伸手,在反应过来之前一把握住了他温热的手腕。随即我便意识到这个动作十分不妥,尤其是当另一个男人还在场的时候。

但那个叫做Karry的男人却好像什么也没看到一样笑了笑。“不好意思外卖是我叫的,”他说,“我等下还有事,不在这里吃。那么就先走了,王源拜托你照顾。”

 

男人走出门外,而王源捧着一杯咖啡回到客厅。“喂,”我看着他在沙发上坐下,“先把裤子穿上。”

“不想穿。”他头也不抬。我无可奈何,只好也在沙发上坐下。“你和他……”我思考着措辞,“真的是那种关系?”

“怎么,看不惯同性恋?”他斜斜一记眼刀指向我。

“……没有。”我愣了一下回答。他不再看我,而我的视线却反过来粘连在了他的身上。必须承认的是王源长得很美,皮肤白皙,整个身体在清晨暖光的照耀下呈现出一种透明的质感。他双腿的线条流畅漂亮地简直触目惊心,我晃了晃头,收回视线:“你男朋友什么时候来的?”

王源低头喝了口咖啡,半晌才淡淡开口:“Karry不是我男朋友。”

“……不是?”

“嗯,”他笑笑,“真要说的话,大概应该算是‘还有来往的’,‘保持肉体关系的’……‘前男友’吧。”


我看着他的笑脸,没说话。

 

 

接下来的几天一切照旧,即使我一不小心知道了他的秘密,王源对我的态度也没有异常。或许对他来说这种事情根本算不上什么,但没来由的,当我每天看见他从我身旁走过,锁骨和肩颈上残留着情欲的新鲜痕迹,伴随着灵魂一如既往的萎缩感,我总能感到那股属于他的,违和的阴暗正在不断地膨胀。

就好像躁动的水流处在沸腾的前夕。

而一个月后,这股水流终于冲上沸点。

 

※  ※

 

我从昏睡中骤然清醒,睁开眼睛发现刚才自已趴在乱糟糟的桌子上睡着了。低下头定了定神,我意识到吵醒我的东西来源于屋外。乒乒乓乓的剧烈响动,跌跌撞撞的脚步声,我知道那是王源。

看了下表,深夜一点。很好。我深呼吸一口气起身走出房门,而杂乱的响动也渐渐归于寂静。客厅的灯暗着,晦涩的月光从窗口渗透进屋内。沙发上蜷缩着一个模模糊糊的影子,我站在原地看了一会,最终向那个方向走去。

还没到跟前便闻到浓重的酒气,王源把自己缩成一团一动不动,脸埋在一片混乱的靠垫和抱枕里,不清楚是睡着还是醒着。“……王源?”我尝试拍拍他,“你喝了多少酒?”

没有回应。我叹气,伸手抚上他的肩背想将他抱起来。而这一瞬间原本像死了一样的人却突然剧烈扭动起来,挣扎着一把将我的手狠狠挥开。我愣了一下,随即又伸出手去抓紧他不断挥动的手臂:“王源你干什么?别撒酒疯了好吗乖乖回去睡觉……王源?王……”

 

忽然之间,我所有的话语都在喉头凝固了。

 

月光逐渐亮起,模糊的光晕下王源瘦削的肩膀正轻微地颤抖。于是我低下头凑近了些,在光线细碎的折射中发现那张苍白的脸庞上流淌的水滴。

 

他在哭。

 

而这一刻,环绕在他身上的那股压抑的违和感到达顶峰。

 


tbc


评论(2)
热度(6)
©Kiss The Mons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