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ss The Monster

充沛的时候像一架情感的机器,寡淡的时候像一张单薄的白纸。心宽,略傻。

【凯源】巴赫十三 04

源源是小蝎子。



04

 

“……王源,你怎么了?”

 

眼前的状况超出我的预料范围之外,我鲜少遇到也并无经验,于是此刻便只能干巴巴地站着并且手足无措。相对无言了片刻后我试着伸手拨开王源额前被汗或是酒濡湿的头发,而在即将碰触的前一秒,王源突然抬起头来,眯起眼睛费力地看着我:“……Karry ?”

“是王俊凯。”我面无表情。

他又怔怔地盯了一会,眼中的混沌渐渐清亮起来,但另一种更加晦暗的情绪却悄然涌入。他低头沉默,再开口时声音已恢复了清冽。

“对,你是王俊凯。”他笑笑,“对不起,我喝醉了。”

 

我搂着他的腰把他送进卧室,刚准备把他放在床上他又嘟囔着要去洗澡。于是我傻乎乎地抱着他的换洗衣物坐在他的床上等了二十分钟。随后水声停止,他光着身子走出来,我迎上去展开白色的浴巾将他整个包裹住。“你今天出乎意料的耐心啊,”在帮他擦头发的时候他评价道,一双眼睛在凌乱而潮湿的黑发下亮晶晶的,“就不问我出了什么事吗?”

“……”我扔下浴巾,把衣服放在他的手上,“你出了什么事?”

他哼了一声没有回答。衣服穿好后爬上床,将自己缩成一小团在床头坐下发呆。我没有走,他的眼神告诉我他并不希望我离开。就这么静静地等了一会,王源埋下头,小声地说了一句:“Karry又想和我分手了。”

“……又想分手是什么意思?话说那个男人本来不也只是你的前男友吗?”

“哦,”王源点头,“那换种说法,Karry说他已经不想再看见我了。”

 

我一时间不知道要如何回应。这算什么?感情问题?一个月来我也发觉王源和那个叫Karry的男人之间的关系微妙而复杂,他们之间的亲昵介于热情和冷漠的两端。说到底“和已经分手的男朋友仍保持肉体关系”这一事实本身就不甚正常,我不知道他们和睦的外表下掩藏着什么东西,我没有耐心,也不想知道。

而王源失魂落魄的坐在床头。我有些焦躁,挠了挠头试着说几句客套的安慰:“嗯……我知道你失恋了心情不好,但人总要向前看对吗?我懂他对你来说很重要……”

“你不懂。”王源突然开口。

我皱眉。床头的灯光昏黄,王源看着我静静地露出笑容。与此同时某种酸涩的情绪如藤蔓般从他的身体上迅速长出,愈发浓密直到将整个房间都牢牢覆盖。

“你不懂Karry对我来说,究竟有多重要。”他轻声说,眼神飘忽不定。

 

※  ※

 

“接下来就要进入惹人厌的回忆阶段了,你想听吗?”

“……既然你已经准备开始。”

 

※  ※

 

就像所有老套的电影勾画的那般,王源对Karry是一见钟情。

 

按照他自己的话说,所有的一切都要怪那天的阳光过于刺眼。百里无风,千里无云,晴空万里之下他无意间看进Karry那双幽深的眼眸,于是就此深陷再没能出来。那时他还是个学生,而Karry已是社会人。两人的隔阂不仅是年龄的差距,还有阅历,追求,认知和其他什么都好之间的深沟。前路困难重重,但毕竟是少年心气。十七岁的王源执念深重,在理智与冲动的几番纠缠后,作出了一个不计后果的决定。

 

“圣诞节那天他公司开酒会,我混进去,找到他的房间爬上了他的床。”

 

王源一边说一边拨弄着刘海,我震惊地看着他,昏黄灯光下他云淡风轻的样子一瞬间让我觉得他简直就是个疯子。“……那之后呢?”我在床边坐下,心里一阵疲惫,“你们就在一起了?这叫什么?……生米煮成熟饭?”

“应该是。”他吃吃吃地笑了几声,而我嘴角僵硬:“这样的话从一开始你就能预见到最后结局不会很好,对吧?”

“……对。”王源沉默,然后抬起头深深地看了我一眼,“更何况Karry他其实并不喜欢我。”

 

Karry不喜欢王源。他和王源在一起只是出于责任,而且这份责任还是被另一个人强加的。

这一事实让两人的相处变成一种疼痛的体验,一方炙热一方冷漠,争吵与碰撞每天都在发生。好多次他们地关系都处在破裂的边缘,全靠王源一个人的固执才强行挽回。因为Karry他的学业一落千丈,家人对他的态度也糟糕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我不知道他这么做是为了什么,而王源说遇见Karry后他才发现他之前的人生处在多么难以想象的低谷,一回想起来可怕的

惶恐感和空虚感就要把他的精神逼向崩溃。Karry的到来填补了他的生命,将他灵魂上的缺口一一封堵。

“他简直是种救赎。”王源托着腮。

 

我眯起眼睛看他,情绪上漾起微小的起伏。他的手拉扯着床单,将布料绞上手指又松开。“但是你也听到了……我说Karry是我前男友,”他小声嘟囔,“所以接下来,又发生了一些事。”

“什么事?”

“大概是被我逼到极限了吧。交往三年后,有一天他打电话过来,说已经受够了纠缠,决定彻底地和我划清界限了。”

我没说话。王源吸了口气后又接着说:“你能猜出来,我当然是死也不愿意。但那次他做的真的很绝,不仅仅是不再见我那么简单,我身边跟他有关的人都被一个个地清走,最后连他自已也要离开。那个时候我除了他和我自己以外什么都没有,他这么做,对我来说真的就是末日了。”

“……可他最后还是留下了?”

“……对。”王源轻笑一声。

“你把他留下的?”

“对。”

“你是怎么做的?”

但这次王源却没有立刻回答。他闭上眼睛抬头晃了晃脑袋,半晌开口却提起了另一个没什么相关的话题:“王俊凯,你是不是问过我有没有理想?”

我一愣,不明白他此时问起这件事是什么用意:“怎么?”

“嗯……就是说,理想这种东西,我还是有过的。曾经有过。”

“嗯。”

“……我这个人,很会弹钢琴。或者说二十岁之前,在那次Karry要走之前,我大概还算是一直都梦想成为……所谓的钢琴家什么的。”

“……所以?”我突然觉得喉咙梗塞。

“所以。你问我是怎么留住Karry的。”王源一字一句。

 

“我割断了右手五指的肌腱威胁他,如果他不回来,我下一步就要把整只手砍掉了。”

 


tbc


评论(1)
热度(1)
©Kiss The Mons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