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ss The Monster

充沛的时候像一架情感的机器,寡淡的时候像一张单薄的白纸。心宽,略傻。

【凯源】巴赫十三 05

恭喜大哥获得突如其来的全垒打。

前文 01-02 03 04


05

 

房间陷入了一片粘稠的寂静里。我瞪大眼睛盯着王源,而他笑着摆了摆手:“你能别这么看我吗?我右手还在呢。”

这不是重点,我在心里骂了一句。该死,他果然是个疯子。

“这就是你的手段?”

“这就是我的手段。我告诉过你我除了他和我自己以外一无所有。”王源注视着我的眼睛,“总之Karry妥协了,但我和他的关系也变成了只能维持在‘肉体上’。我右手的肌腱姑且算是接了回来,但钢琴,”他冷哼一声,“真的只是个梦了。”

他那副薄凉的样子让我内心愈发疲倦:“你做到这地步到底是为了什么?你就这么喜欢他?”

“……嗯。”王源沉默了一会,点点头。

 

我本还想再假惺惺地开导他几句,但话已至此,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了。我的耐心消耗殆尽,于是便站起来,对他说了声早睡转身就要走回我的房间。离开的时候他似乎拉了下我的衣角,而我回头时却看见他维持着刚才的姿势没有动。

我撇撇嘴,帮他关上了门。

 


那晚我睡地极不安稳,或许是听了太多乱七八糟的事,梦里一直充斥着什么人惊惶的呜咽。与此同时还有杂乱的钢琴声不断传来,我在梦里慌慌张张地跑来跑去,似乎是在找那个发出呜咽的人。他哭的越厉害我就越着急,一边大喊他的名字一边拼命奔跑。心脏像疯了一样地鼓动,我不管不顾,大汗淋漓。最后我在一扇门前停下,气喘吁吁地一把拉开,看见一个白色的人影躲在里面瑟瑟发抖。

我走上前去抬起他的脸,是王源。

 

——我猛然惊醒。捂着眼睛坐起来,但还没等我喘口气,一只冰凉的手就摸上了我的额头。

“什……王源?!”

 

凌晨三点半,我从梦中醒来,发现年轻的同住人爬上了我的床凑在我的身边,正用那双浓黑如墨的眼瞳静静地望着我。

 

※  ※

 

“你搞什么?!”

 

我喘着气,抬手把他的手拿开。他不说话,愣愣地看了我半天憋出两个字:“谈心。”

妈的。

我简直要昏死过去,之前怎么没发现他有这么棘手的性格?“你是喝醉了,王源,快回去睡觉。”我没什么耐心地哄了他两下,他皱起眉躲开我向他伸去的手:“我早就清醒了。王俊凯,我睡不着,你再陪我一会。”

“我不想。”

“哦,那我哭了?”

“……”

疯子。我缴械投降。

 

看我没有再反对的样子,王源咧了下嘴,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在我的床上像只猫一样卧下来。我冷眼看他:“你还想谈什么?”

“刚才你问我怎么这么喜欢Karry,”他的眼睛亮亮的,尽管我知道这并不表示他有多高昂的情绪,“我仔细想了一下,发现真实的情况其实很复杂。

“怎么,你突然想明白了?”

他没理我。“在遇见Karry之前我的世界是很单纯的,除了日常之外,剩下的大概就只有钢琴了。那个时候我对钢琴的热情超乎想象,程度上……大概就像现在你对于作曲的感觉差不多。”

我在心里哦了一声。“……有什么关系?”

“我想说的是,”他的语气里带着一丝回忆的茫然,“我第一次遇到Karry的时候……有种很奇怪的感觉。不你别打断我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总之,如果非要描述的话就是,”他顿了顿,“我对钢琴所有的热忱激情执着灵感,都在看见Karry的第一秒钟完全消失了。”

他说出这句话时我猛地一愣,接着有点不可置信的看了他一眼:“什么?”

“我知道这种事情听上去莫名其妙,简直就像特异功能似的。我当时不是很懂,后来想想这种感觉应该就算是一见钟情。不过更确切一点,Karry对我来说,”他思考片刻,然后在夜晚如丝绸般流淌的空气里微微笑了。

“……他就是我生命中的……克星吧。”

 

我一时间不知要作何回复。不知巧还是不巧,他描述的情况也该死地发生在了我的身上。我的心情很复杂,怎么,难道按接下来的发展,我也要对他死去活来了?

天。

 

我保持沉默,而王源也低下了头不知在想什么。从我这个角度刚好能看到他如鸦羽一般浓黑的睫毛,正不知是因为情绪的晃动还是错觉微微颤抖。他脖颈的曲线优雅而流畅,我一不注意恍了神,有某种莫名的焦躁便混着丝丝的烧灼感从心底翻涌上来。我意识到后微微一惊,房间里没开灯,透明的月光在地上清清浅浅地滑动着。

一个念头突然冲进脑海——他可是个曾经爬上过男人的床的人。

我一下子有点坐不住。为了缓和气氛我干笑两声:“你……你现在想睡了吗?”

他摇头:“不想。”

“那你还想谈什么?”

“什么都好。音乐,电影,爱好,你的创作?什么都好。”他一边说一边挥舞着手臂,动作有些大。“……喂你小心点别掉下去……”我皱着眉,话还没说完,他就突然一个摇晃往床下摔去。

“你!?都说小心点了!”

我一把扯住他的手臂,接着往后一拉将他整个人拖进怀里。混乱中我的指腹掠过他腰侧光滑的皮肤,只短短几秒滚烫的热度便从指尖迅速蔓延上来。我动作一僵,心里默念了两声不妙不妙。维持了小片刻这样的动作,埋在我胸前的王源闷闷地冒出了一句:“哦,有点像。”

“像什么?”我扯住他的衣服,先推开再说。

他哈哈一笑:“当初我……嗯,生米煮成熟饭的时候,也差点摔下去过。然后Karry拉住了我。”

“……”我不动声色,心里却百感交集,“照这么说,接下来我该抱你了?”

 

我承认我是在开玩笑,他对Karry用情那么深,应该也不会理会。我扶住他的肩膀想让他坐直些,但一只冰凉的手却突然覆上我的手背。

我猛地抬头。

房间里空气的流动停止了,月光隐没,四周静寂。我听见我的呼吸声犹如从遥远的地方逐渐靠近般缓缓变大。黑暗停滞而后散去,在光与暗的交接点上我看见王源低着头沉默。然后他看向我,笑了笑:“……也是。”

 

也是?也是什么?我心里想着,手却先行一步伸出,抚上了他的脸颊。我不断凑近,余光注意到王源的胸口正紧张地微微起伏。身体靠近到一个极限的时候,我摸着他脸侧柔软的头发问他:“可就算这样你还是会和Karry来往的,对么?”

他静了一下。“……对。”

我叹气,恍然间窗外似乎有数不清的恒星无声坠落。而当最后一颗星星也落下后,我终于低头亲吻上他的嘴唇,揽过他的腰,将他压进了雪一般柔软的被褥中。

 

 

tbc




 接下来要忙很久,文或许会停更一会



评论(4)
热度(4)
©Kiss The Mons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