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ss The Monster

充沛的时候像一架情感的机器,寡淡的时候像一张单薄的白纸。心宽,略傻。

- 南北 - (温情向/异地恋/一发完)

只是突然想写,情节突兀注意。

推荐去听一下马頔的《南山南》。



南北

  

那一刻,你心里的欢喜就像有无数的鸟儿振翅。哗啦哗啦,成群飞过。

 

#1

 

“王源儿,你盯着我看什么呢。”

闻言一惊,王源猛地回神。转过头去缩了缩脖子,半晌还是小心地移回了视线。坐在一旁的王俊凯把这一番小动作尽数看在眼里,挑起嘴角笑了笑,伸出手想去摸王源的脸却又出于某种不明的原由半途而废:“……怎么,哥这么帅,看入迷了啊?”

“谁,谁看你了?”王源梗着脖子嘴硬,心里却还记挂着王俊凯伸到半空中又收回去的手。他鼓起嘴嘟囔着什么坐的远了一点,而王俊凯偏头看他,在午后热烈的阳光里,神情意味深长。

 

王俊凯和王源是异地恋。

这么说其实言过其实,因为两个人的确切关系还没上升到恋爱的程度。模模糊糊暧昧不明,就差最后一层纸谁都不愿先捅破。他们之间的苗头在上同一所高中的时候就隐隐出现,却一直两相沉默到王俊凯大学毕业去了北京工作。王源留在重庆读着自己的最后两年,时不时接到来自北京的电话书信,言语寥寥,却也足够将这段隐秘的感情线路坚强地拉扯下去。

今年暑假王俊凯回了重庆一趟,王源去机场接他。这是两个人自分别以来少有的重逢,过多的情绪挤压在心里混着热浪咬碎在齿间。王源杵在机场来往的人群里,踮着脚仰着下巴,在王俊凯走出来的第一时间大声嚷嚷出了他的名字。嗓门过大引得路人侧目,王源的脸有些烧,而王俊凯噗嗤一下笑出了声。于是原本还担心会存在的生疏与尴尬消失一空,王俊凯走到王源面前,极其自然地握住他的手,牵着向外走的时候目视前方,没注意王源微鄂的神情和持续升温的脸庞。

忐忑的心情摇摆起来,夹杂着翻涌的思念,五味杂陈。

 

“再开学的时候就大四了吧?也该想想以后的出路了。”

王俊凯咬着吸管,眼睛却一动不动地盯着坐在桌子对面埋头吃冰淇淋的王源。饮品店里开着冷气,王源打了个寒颤,勺子偏移奶油不小心抹上嘴角。王俊凯拿过纸巾帮他擦拭,神情带有一丝无奈:“都多大了,怎么还像个小孩?我问你话你听见没有?”

“听见是听见了,但我还没想好。”王源戳着冰淇淋上的草莓,“我爸希望我读研,我妈希望我考公务员,我导师希望我留校。”他边说边吃脑袋一晃一晃,脑袋后面的一撮毛也跟着摆动。王俊凯看见就想笑,他托着下巴:“那你呢?你希望怎么样?”

“我希望……”我希望去北京和你一起。话到嘴边卡了壳,王源抬头看了王俊凯一眼又低下去,“……都说没想好了。”

“那你可得赶紧想,趁着我在这,还能帮你参谋参谋。”

“怎么,你不在这就不帮我参谋了?”

“帮,帮,也得帮。”王俊凯眯起眼睛笑出虎牙,王源哼了一声,低头吃了两口又停下来。“王俊凯,”他的眼睛瞟向别处,但一看就是装出来的心不在焉,“你……你这次回来,能留多久?”

王俊凯没有立刻回答,保持微笑静静地看了王源一会:“一星期。”

“这么短?”音量猛地提高,王源捂了下嘴,眉头却皱了起来。对面人的情绪明显低落下去,王俊凯笑着摇头,轻叹口气后抬手揉了揉王源的头发。

“快吃,”他淡淡道,“一会儿带你去看电影。”

 

#2

 

维持着恰到好处的距离,内心涌动的渴望却叫嚣着想要冲破。

王俊凯第一次见到王源是在高中教学楼的天台上。六月,傍晚,高温。刚打完篮球大汗淋漓的王俊凯难耐燥热跑到顶楼吹风,坐在墙面投下的阴影处闭目养神。天台空旷,四下无声,闷热的空气是催眠剂,王俊凯一不留神睡了过去,醒过来的时候刚巧看到太阳落下前的最后一缕光辉。而就在这个时候,吹拂的风有片刻停息,于是王俊凯便听见了从不远处传来的,断断续续,带着一丝慵懒的哼唱声。

他没听清唱的是什么,只听见歌词里有类似于“南方北方”之类的字眼。然后他从自己所在的相对隐蔽的地方走出来,在一半黑暗一半火红拼接成的无尽苍穹下,看见穿着白衬衫的王源单薄地站在栏杆前,清澈的眼睛一眨,便倒映了世界上所有的湖泊与海洋。

事后回想,可以说是一见钟情。

但年少时的心情太轻太薄,浮沉不定相互纠葛,最后搞砸了什么,就束缚在如今这般进退两难的境地里了。

 

 

“还有四天。”

“什么?”

王俊凯一愣,偏头去看王源。王源正伏在桌子上对着假期任务奋笔疾书,双唇紧闭一点也不像说过话的样子。王俊凯从床上坐起来,踢踏着拖鞋走了过去:“王源儿,你刚刚说什么?”

头也不抬:“没什么,我自言自语。”

王俊凯哦了一声,重新在床上坐下,盯着王源后背上凸起的蝴蝶骨发呆。阳光折射下王源露出的脖颈白地耀眼,王俊凯舔了舔虎牙,再次站了起来:“喂王源别写了,我们找点事情干。”

伏案的人抬起头来,听话地放下了手中的笔。王俊凯笑笑,翻出放在房间角落里的一把黑色的吉他。这把琴是他的,出发去北京前他把琴留给了王源。看样子保存完好,他调了调音,拨出一串流畅的和弦,最后拍了拍琴身说:“来。”

王源看了他一会,最后走到他对面坐下。

“唱什么?”

“《南山南》。”

 

你在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飞,我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

 

后来王俊凯知道那天王源随意哼唱的就是这首歌,于是这首歌的旋律便就此刻在他脑海。刚上大学时他也玩过一段音乐,出于兴趣甚至还当过驻唱歌手。他和乐队的兄弟们恣意演奏畅快淋漓,而台下总会坐着安静的王源。表演接近尾声时的最后一首歌是保留曲目,兄弟们纷纷下场,剩下王俊凯自己搬把椅子坐下,然后温柔地冲王源招手说:“过来。”

于是王源便走上来,伴着王俊凯的吉他给他唱那首《南山南》。

那个场景里的所有细节到现在还历历在目,昏暗的灯光,破旧的桌椅,凝在发尖的汗珠,和王源看向自己时温婉的眉眼。那或许是这些年来两个人最靠近的时刻,只需再稍稍努力一把,所有预料中的结果便会如期而至。但隐隐的胆怯却总在关键处作祟,每次两人表演完王俊凯盯着王源的嘴角觉得已经可以吻他了,最终也只是笑着拍拍他的肩膀。

于是靠近的距离被拉开,他们重新陷入仿若无尽的煎熬。

 

#3

 

王源也曾埋怨过自己,怎么能畏首畏尾到这种地步。平日里待人处事也算是雷厉风行,唯独在对待王俊凯这件事情上,光是想想就快要把他所有的勇气耗光了。

今年春天的时候王俊凯寄了张明信片到王源学校,背面傻乎乎地写着一行字:“待到夏日来临,我便会如候鸟般飞回你那里。”王源看见的时候没忍住笑出了声,心想王俊凯真是又蠢又矫情,哪有候鸟夏天飞到南方的。

但笑完之后又难以抑制地低落,他和王俊凯真是太久没见了。

所以,当初到底是为什么,竟放任他去了北方呢?

 

“王源儿,这么长时间过去你怎么还是这么瘦。”

王俊凯握着自行车的车把,弓着腰往一处斜坡上骑。车子颤颤巍巍的,后座上的王源也颤颤巍巍的扯紧王俊凯的衣角。“还说我瘦?”王源盯着自己悬空的脚尖,“看你还不是骑地一头是汗。”

“那是今天太热。”王俊凯闷声回答。响亮的蝉鸣在四周响起,缓慢的自行车缓慢地移动,最后终于艰难登顶。王俊凯停下车喘了口气,抹了把汗指着前面对王源说:“接下来就是下坡了,你可要抓紧哥,哥带你飞一次。”

王源翻了个白眼,还没来得及嘲讽王俊凯万年不治的中二病,耳边的风便一下子狂躁起来。斜坡很陡,还不怎么平坦,自行车疯了一样地往下冲,路遇石子还要晃上几晃。王源吓地脸都白了,手拼命地扯住王俊凯的衣服,但突然间,有另一只温热的手悄悄地覆上了自己的手背。

心脏停顿一拍。王源张着嘴愣了一会,但还没等抬头喊出那句“王俊凯”,就感到车身猛然一震。

接着平衡尽失,伴随着王源一声尖叫,两人一车稀里哗啦,并意料之中的摔在了地上。

 

“王俊凯!你他妈是不是有病?!”

王源趴在王俊凯身上骂出了声,自行车瘫在一边,车轮还在可怜兮兮地转动。王俊凯仰躺在地上哈哈哈地狂笑起来,一边笑一边喘俨然一副快要断气的样子。“你笑什么?”王源被他笑的稀里糊涂,而王俊凯断断续续地回答:“源,源源,你刚才那声尖叫震地我耳朵都疼了。”

“……”

 

王源恼怒地想站起来,而王俊凯一把拉住了他的手腕。“源源,”他的眼里还含着笑意,“源源,别生气。”

王源抿紧嘴唇。王俊凯用了平时不常用的称呼,他的心里泛起一丝慌乱。绿树,蝉鸣,荫翳,伴着汗水尽数消融在王俊凯微微上翘的眼尾中。他一时出神,一如这么多年来的每一次,他借着各种冠冕堂皇的掩饰偷看那双眼睛时的心绪翻涌。空气里浮动着燥热的分子,催动着心脏突然如擂鼓般疯响。王俊凯还在笑,王源抬起手,在对方的嘴唇上方停留许久,最终却移动到额头处,轻巧地拍了一下。

然后他站起来,低头拍去衣服上的尘土。“……源源?”王俊凯也站起了身。王源没回头,只是貌似不经意地问了句:“说起来,今天多少号了?”

“17号,怎么?”

“……没事儿。”

 

那只该死的,违反时令的候鸟马上又要飞回北方,而自己却依旧心怀惶恐,自怨自艾,瑟缩不前。

 

#4

 

喧扰着忧郁着焦虑着,但你终将迎来你所期望的结局。


王源在床上翻来覆去心神不宁,直到黑夜的后半段才终于陷入睡眠。他不出所料地梦见了王俊凯,穿着高中时土里土气的校服,在夏夜微醺的风中向自己走来。他的鼻尖嗅到汗水的味道,柠檬茶的味道,和只属于那个人的难以磨灭的味道。他看着王俊凯在自己面前停下,用一种温柔却又无奈的眼神看过来。他说:“源源,我就要走了啊。”

他说完之后站在原地,似乎在等着什么回答。可王源就像傻了一样,愣愣地什么都说不出,最后鼻子一酸,撇着嘴哭了出来。王俊凯有点慌地拿校服袖子擦着王源脸上的眼泪,嘴里哄着,但越哄哭的越凶。王俊凯看着王源哭花了的脸,叹了口气,小声说了句“该拿你怎么办才好”,然后低下头吻上了王源的双唇。

王源一怔,泪水便止住了。他眨了眨眼,视野由模糊回归清晰,最后定格在了自己卧室里昏暗的天花板上。

 

“你明天就回北京了吧?”

王源埋头扒着早饭,声音含糊在口腔里。王俊凯抬眼看了看他后嗯了声。接下来两人相对无言,只听见咀嚼和碗筷碰撞的轻微声响。王俊凯拿勺子喝了几口汤,眼神瞟向王源不断鼓动的脸颊,静了一会后放下了勺子。“源源……”他轻声说,“你别哭啊。”

王源猛地搁下碗筷,嘴上还沾着油花:“我没哭。”

“……嗯,好,没哭。”王俊凯抽过纸巾,一边安抚着一边抹去王源脸上的眼泪。温热的手指触碰上脸部的皮肤时王源抽了抽鼻子,接着眼泪就更凶猛地涌了出来。王俊凯有点慌,直接拿过袖子就要擦。王源有些怔怔地,眼前的情况和梦里是如此相似,那是不是这样下去,你就该吻我了?

“源源?”王俊凯叫了一声,王源回过神来,咬紧下唇。

 

接下来一整天,王源都陪着王俊凯在重庆闲逛。王俊凯也是被吓怕了,无论走到哪都紧紧地牵着王源的手。两人一直到深夜才回家,王俊凯把王源送到楼下。“我明天早上六点的飞机,”王俊凯的眼角柔和,“你不用来送我了。”

王源低着头,“所以你现在是在跟我告别?”

“……对。”

“哦。”王源沉默了一会,最后转过身去,“那再见。”

 

他没再回头,直直地往前走去。王俊凯看着他的背影,单薄的瘦削的,在暗夜的风里仿佛一吹即散。恍然间一股酸涩的情绪直冲眼眶,带着六年来所有的欢欣与苦痛,震地他头皮一阵发麻。于是鬼使神差般地他向前伸出手去,有什么话不受控制地脱口而出:“源源,我……我就要走了啊。”

走在前面的人全身一僵,然后停了下来。两个人就这么静静的站着谁也不说话。王俊凯的心里上下翻滚沉浮不定,他想他或许是时候忍到极限了。明晃晃的车灯在身后亮起又远去,王俊凯清了清嗓子,刚准备开口,却听见前面的人叫了他的名字。

“王俊凯。”

“……嗯?”

王源转过身来,皱着眉头,神情苦涩地笑着看着他:“你啊,到底想听我说什么?”

“什么?”

“在梦里也是,现在也是,你不停地告诉我你要走了,”王源吸了口气声音变得哽咽,而王俊凯在这一秒屏住呼吸。

 

——“你不就是,想听我说我喜欢你吗?”

 

 

所有的情绪都停滞了,所有的记忆都在叫嚣。

王俊凯的耳膜嗡嗡作响,睁大眼睛说不出话。王源站在他面前低头抹着眼泪,那双眼睛和第一次见面时一样清澈透明。“王俊凯,你他妈真是个傻瓜,”他听见他说,“我活这么久,从来没有见过你这样傻的人。你怎么能这么傻?……你怎么能这么傻?”

他的大脑还陷在一片无措的空白里,多年来忍耐的纠结的自我拉扯的折磨突然间迎来猝不及防的解脱。而与此同时,另一种巨大的欢欣却从心底里迅速翻涌上来,将他从头到脚整个包裹。王源还在喋喋不休地骂着,一边骂一边小心翼翼地抬头看。可王俊凯只是直直地站在原地一言不发,他一阵委屈,抽了抽鼻子就哭出声来。

“王俊凯,你他妈到底听见我说什么——”

但话没说完便梗住了。王源眨了眨眼,看着王俊凯向前凑近,低头吻上了自己的嘴唇。

 

……梦里的一切都应验了。

 



漫长的岁月过去王俊凯终于松开王源,笑的一脸温柔,注视着王源睁地大大的眼睛低低出声:“源源,那首《南山南》里,你知道我最喜欢哪一句?”

王源张着嘴没说话,而王俊凯又低头,贴近他的耳朵说:“是那句‘他说你任何为人称道的美丽,不及他第一次遇见你’……你知道为什么?”

他一字一句。

 

“因为源源,从看见你的第一眼起,我就非常,非常地喜欢你啊。”

 

 

※  ※

 

 

那一刻,你心里的欢喜就像有无数的鸟儿振翅。哗啦哗啦,成群飞过。

 

忍耐迎来了终结,又或许只是水到渠成的结果。你想不光是他,自己也该是个天大的傻瓜才对。你终于笑出了声,和他额头抵着额头,闭上眼睛睫毛湿润。

“明天你走了,我就不送你了。”良久后你笑着说。

 

“但明年我毕业了,你可一定……要来接我呀。”

 

 

 

fin


评论
热度(7)
©Kiss The Mons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