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ss The Monster

充沛的时候像一架情感的机器,寡淡的时候像一张单薄的白纸。心宽,略傻。

[凯源] 最佳食材与食欲旺盛者的饕餮三天

糟糕脑洞。短。仅供娱乐。

有隐晦的食人描写。

并不是在开黄腔。



最佳食材与食欲旺盛者的饕餮三天


Part1

第一天。

 

王俊凯一把掀起风衣,从下摆里掏出棱角起伏的玻璃酒瓶,握住瓶颈冲着前方颜色晦暗的砖墙上狠狠砸下。清脆的迸裂声与玻璃碎片一同炸裂出花朵,红色的液体在某一瞬间在空中凝固成肆意的姿态。酒香蔓延至鼻端,王俊凯扔下瓶颈一掌拍上墙面,咧开嘴露出的除了阴森森的狞笑还有闪着寒光的虎牙。他低下头寻找合适的语气,计算好了时间与停顿后最终开口:

“你……咳,你好呀,王源源。”

 

王源脸色惨白,飞溅的玻璃渣子割破了他的眼睑。虹膜上似乎还留有刚才酒瓶爆裂的最后残像,现在无论是自己的全身,还是以半包围之势困住自己的王俊凯的手臂,全都因淋满了红酒而馥郁馨香。而此时王俊凯的另一只手迅速从腰际滑过抵达脑后,掰过头部露出一段雪白的脖颈。王源的瞳孔骤然紧缩,还未来得及后退,一口鲜红背景下的锋利牙齿便在眼前骤然放大。

“哎!等……今天是要生吃吗?!”

闻言王俊凯的动作一顿,半秒后又露出笑容。

 

“嗯。所以我带了酒来除腥嘛。”

 

 

Part2

第二天。

 

“啊……想吃烤肉。”

带着懒散腔调的声音响起的时候王源翻出了打从心底的白眼。王俊凯坐在自己后面的座位上,不用想就知道他正一边托腮一边盯着自己看。灼热的视线像是要把校服都刺破,照进教室的大把阳光也丧失了应有热度。注意力被尝试集中于历史课本中的康德和孟德斯鸠,但片刻后属于贪食者的低沉气息便贴着后颈,拂过耳廓送达耳边。

“喂,我想吃烤肉啊……蜜汁烤肉。”

啪嚓一声笔尖折断,女同学小声的惊叫搭配王俊凯得逞的笑意。王源扶起翻到的桌椅,觉得目前为止自己活得实在是太过郁卒。

 

“涂上蜂蜜,会增添肉的风味。”

蘸着粘稠液体的细刷扫过手臂,最终在指尖处停止。王俊凯捏起王源的小指舔了一口,眯起眼睛露出满足的笑容。“真棒,”他评价,“肉质细滑,就是骨头有点多。”

蜂蜜涂过胸口的时候王源没忍住笑出了声,但这笑声却因为细微的颤抖而破裂,最终显得不伦不类。他笑完深呼吸了一下,洁白的胸膛起伏。王俊凯的虎牙又露了出来,他伸出手,把王源搂进怀里,摸着对方柔软的头发小声说:

 

“喂,翻个面。”

 

 

Part3

第三天。

 

王俊凯在饥肠辘辘中醒来,胃里空荡荡地可以塞下一个冰箱。他从床上下来溜进厨房,东翻西找后一无所获。腹部的空虚愈发剧烈,饥饿感简直让他头昏眼花。他跌跌撞撞地回到卧室,却看见穿戴整齐的王源正坐在床边等着他。

“……有吃的吗?饿。”

王俊凯的意识浮浮沉沉,只是一个劲地冲着王源咽口水。王源不说话,僵持半晌后翻翻口袋拿出一把刀来。“给,”他把刀递上,“想吃什么自己做。”

王俊凯接过刀发愣:“那,材料呢?”

而王源在这一刻露出灰涩的笑容。

他猛然站起,抬脚向王俊凯的怀里撞去。被无意识举起的利刃没入柔软的腹部,鲜血的腥气如海潮般骤然涌起。王俊凯的呼吸梗在喉咙里全身颤抖,而王源也因为疼痛抖如筛糠。握刀的手痉挛地想要松开,而另一双沾满血的手却按紧了它。“你不是饿吗,小凯。”王源的嘴唇颤抖着,他歪过头盯着王俊凯的眼睛,抿起嘴笑的柔情蜜意。

 

“食材就在这,去做点吃的吧。”

 


Fin

 


评论(1)
热度(5)
©Kiss The Mons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