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ss The Monster

充沛的时候像一架情感的机器,寡淡的时候像一张单薄的白纸。心宽,略傻。

【凯源】 断章

微灵异悬疑,包含少量强制性性行为。

王俊凯第一人称视角,是个颓废的渣。

轻度OOC

纯属虚构,请勿上升。


断章

 

01

 

 

老实说,隔了这么久后再见到他,我还是很有些不适应的。

 

我说的他指的是一个叫王源儿的,小学加初中做过我大概四年同学。高中的时候不见踪影,据说是一家人去了哪哪哪的国外。我对他的印象不深,现在记得的也只有从前一起上课时他短裤里露出来的一截白花花的小腿,圆乎乎的脑袋,还有不知为何总是红艳地跟姑娘似的嘴唇。他长得很是秀气,在班里一群大老爷们里很受欢迎,说起来我和他当初也算是险些搞在一起,但只是亲亲摸摸暧昧暧昧就没有下文了。不过他好像也受过欺负什么的,这我不太记得了。

我初中时是个整天在太阳底下泥地里滚的傻货,白白浪费了一副皮相把自己晒成一身糙。高中之后有所开窍,捂了两个月总算是白回来了点,走在校园里倒也有不少小姑娘暗度秋波。我谈过几个女朋友,有一个还差点滚上床,但最终都一一分手。高三毕业考上了个不好不差的大学,出发前的暑假在家中整日无所事事,体暖腹饱提不起淫欲,而我就是在这时接到王源的电话的。

 

“王俊凯,和我去旅游吗?”

 

多年未闻的声音传过听筒有些失真,我想了一下才想起对方是谁。空调坏了的房间里电风扇咯吱咯吱地响,我托着下巴发了会呆,最后拿着话筒歪倒在床上:“嗯,行呗。”

 

 

我没问他这几年去了哪,怎么会突然回来,为什么会找上我,反正再有一两个月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不想说的事情就没有必要问。从打了电话到见面过了三天,我背着行李等在火车站的时候看见了两手空空的王源。我一眼就认出了他,毕竟皮肤白到那个地步的男生没几个。他穿着条纹衫背带裤,吹着泡泡糖站在柱子边,嘴嘟起来的样子显得挺可爱。我心里莫名有点痒,他以前就长这样吗?

他扭脸看见我了,咧咧嘴走过来。“王俊凯?”他一歪头,我的嗓子梗了一下,然后点点头,说是。

“你还长那样。”他说,“一副禽兽样。”

我没理他,只是把仍在地上的包背起来,同时瞟了瞟王源过于空旷的四周:“你的行李呢?”

“没带。”他摊开手摆了摆,他妈的真可爱。

“什么都没带就去旅游?”我皱眉。

“嗯,”王源笑了笑,不知是不是错觉,这一瞬间有风吹过来,他的全身好像是透明的。“没事儿,”他说,“走吧。”

 

02

 

我现在开始觉得和他一起旅游是件天大的蠢事了。

王源在火车上兴奋过度,趴着窗户上蹿下跳,我烦不胜烦。刚想喊他好好坐下,他却突然转过头全身贴上来:“王俊凯,你帮我把窗户打开好不好。”

无理取闹,过度任性,这种要求我断然拒绝。王源眨眨眼,胸口贴在我左臂上蹭了蹭,然后突然一只手搂住我的脖子冲着我的耳朵用气音喊了声:“哥哥。”

 

卧槽。

 

我的寒毛一路从脊背上竖起,睁大双眼抬手握紧王源的手臂。僵硬片刻,另一只手捏住他的下巴就翻身把他按在了座位上。他尖叫一声,条件反射挣扎的双腿被我压住。“小孩儿,”我凑近他的脸,眯起眼睛压低声音装出一副危险的做派,“别撩,知道吗?你以为我真不敢?”

王源喘着气瞪我,我看着他,想着吓吓差不多得了。然而松开的手却又被他抓住。我皱眉,看见王源勾起唇角,接着一个挺身就咬上了我的嘴唇。

……妈的,咬的真疼。

我一把推开他,而王源冷笑。“你看,”他坐直身体整整衣角,“我就说你还是那副禽兽样子吧,王俊凯。”

我垂着头没说话,他也没再理我,嘴里哼着一首什么雷森图麦哈的歌儿,转过头看风景去了。

 

 

我想王源是有什么地方和从前不一样了,虽然他从前什么样我也记不太清。我对他的记忆实在有限,平日里上课的模样记得些,走路的模样记得些,还有就是偷偷亲他时的模样记得些。其余时刻的记忆就像被糊了一层雾,尤其是初三毕业的那个暑假里发生了什么,更是如被擦除一般忘得干干净净。

可能他那个时候让人觉得寡淡吧,但现在的他给人感觉就像淋上了一大杯浓稠的巧克力,甜地我都有些腻歪。我坐在位子上百无聊赖地翻手机,他在旁边转过头盯着我看。我被盯的实在发毛,忍不住捂他眼睛:“看什么看。”

他文不对题:“王俊凯我饿了。”

我啧了一声,站起身去找零食车。回来时看见王源在翻一份报纸。“哪来的?”我问。他把报纸折好扔在一边:“刚才有人来发的,全是小广告。”我哼了一声,把吃的倒他怀里,于是他立刻笑出朵花来。

我看着他的笑脸一阵恍惚,突然就生出来点伤春悲秋的矫情感。不管怎么说王源都在某种意义上是我逝去青春的象征,虽然这象征都险些被我忘了。可本该被遗忘的人忽然又跳到我面前,我看着他动了动嘴唇,终是决定开口问他:“我说,你到底干嘛来的?”

“什么?”他头都不抬。

“你初中毕业后不是全家都搬走了吗?这次回来,不会就是为了旅游吧?”

王源手下的动作一顿,他闭上嘴,然后抬起头笑笑,看着我不说话。

 

我迎着他的目光心跳莫名地有些加快。某个隐约的念头冒了出来,我的喉咙开始发干:“嗯?等会儿,你……你该不是……”

 

“王俊凯啊。”

 

而他说话了。我闭嘴,脸有些烧。王源坐在我面前直直的望着我,半晌身体前倾抚上了我的手背:“我要是说,我忘不了初中的那些破事,我回来是为了找你……那怎么办呢?”

 

 

我的心脏有一瞬间疯狂地跳动,但随后渐渐平静下去。

 

我回望王源,长出一口气。不得不说这进展有些快:“你说真的?”

 

他点点头。

 

 

我简直恍惚地更厉害了。王源说他忘不了曾经的那些事,可我连曾经发生了什么都记不太起来。然而坐在我面前的这个人眼睛是那么大,睫毛颤动撩的我心里直痒。轰轰隆隆的热度缠绕上我的脑袋,王源凑过来,我拉过他的手,把他整个人搂进怀里亲他。他发出哼哼唧唧的声音,脑袋直往我胸膛里拱。我一边吻他一边扯他的衣服,捏他的屁股,他小声抽泣,趴在我耳边说:“现在还在车上呢……”

列车即将到站的通知声响彻车厢,我拍拍他,说再等一下。刚才被扔在一边的报纸上印着什么“杀人案件三年后凶手仍在逃”的消息,我冷漠地瞟了一眼,抬起王源的下颌亲吻他的脖颈。

 

03

 

我和王源几乎是摔下火车的,出了站随便叫了辆出租,王源刚报出地址就被我拉进怀里揉。一路上出租车司机都在透过后视镜向后瞟,但我们俩旁若无人。付钱的时候司机有些哆嗦,我还没来得及笑,就被王源拉下了车。

他扯着我向前走,我一边摸他一边抬头看,突然发觉自己所在的地方竟是初中的校园。我一片茫然,磕磕绊绊地问:“我们怎么在初中里?”

王源白了我一眼,眼神像在看个傻子:“你忘了?我们不是说好了要回学校看的吗?”

 

我愣愣地说不出话,恍然间如酒醉初醒般想起了这次旅行的目的地。初中毕业后王源去了国外,我也在一年后左右因为上学的原因搬去了别的城市,而这次旅行的终点就是我们最开始相遇的这个地方。我喘着粗气瞪着王源,他抱着我轻声的笑,然后带着我来到校园后的一片隐蔽的空地上。我从嗓子里低吼出声,脚下一绊,将他整个人都扑在地上。

他从喉咙里挤出破碎的嘤咛,我剥开他的衣服用力揉他白皙的皮肤。他太瘦了,抱起来硌手。我咬他的脖子,下体在他大腿根处来回摩擦。“……我的……”我无意识地嘟囔出声,他被我咬地尖叫起来,叫完却又哈哈哈的笑。“王俊凯你个傻子……”他笑的快要断气,“王俊凯,你这个傻子。”

他的笑声让我不胜其扰。我扬起手,一巴掌打在他的右脸上。笑声戛然而止,他偏过脸去不住咳嗽。我埋下头啃咬他的胸口,他喘着气,又断断续续地笑起来。

“你记得吗王俊凯,上次你这么打我,还是在三年前。”

“……什么?”

 

我的神志混沌一片。上次打他?我以前什么时候打过他?三年前?是初中毕业后的那个暑假吗?说起来,我怎么会打他?隐隐的刺痛感从耳膜直穿脑髓,我晃着脑袋,觉得有点想吐。王源嫌弃地看着我,他撇撇嘴,从身子底下摸索了半天摸出了一块破布。

“什么玩意儿?”我眯起眼想看清楚。而王源笑的甜腻,腻死人。

“这是我当时穿的衣服。”他说。

“……什么意思?”我沉默了半晌问。

“……”

“喂,什么意思?”

 

 

 

而王源叹了口气。

 

 

他搂住我的脖子,盯着我的眼睛小声说:“王俊凯,你还没想起来啊?”

 

我像看鬼一样看着他,直到他的身体真的一点点变得透明。一阵风吹过,他抱紧我,全身却随着风的律动飘浮起来。

 

 

我堕入梦魇,整个脑袋糊成一锅胶状物。有关初中时期的记忆挤压着冲出来,撞成碎片在我耳边呼啸。第一次见面是在什么时候?第一次吻他是为了什么原因?新学期转来的漂亮的转校生,班里的男生看他的眼神,我看他的眼神,和他对我露出的笑容……是怎么在一起的?又是怎么结束的?无时无刻的危机感和占有欲,初中毕业的那个暑假,在校园角落的空地上,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我扶着头痛苦地呻吟了一声,眼睛酸胀竟然有点想哭。王源果不其然地发出嘲讽的冷哼,他整个人都是透明的,可脖子和胸口上却还能看到我留下的痕迹。这太不合理了,我在头痛欲裂的间隙抽空想,为什么他现在这么一副缺乏实体的模样,我还是对他怀有欲望?

我咳嗽着,把他飘在空中的身体重新压回地上,掐着他的脸堵住他的嘴唇。王源一边骂骂咧咧一边揍我,拳头轻飘飘的。我掰着他的腿,气喘地像头牛,在某一瞬间,记忆终于复苏。

 


我看到三年前暑假的某天傍晚,我约王源到学校将他压在地上剥开衣服。我在他反抗的时候死命打他,把他痛苦的嘶鸣吞进喉咙。逐渐暗淡的天光下是两具交叠的躯体,痉挛地白皙手指,和沾着血的光洁双腿。漫长的混乱过去后我抬起上身,而这之下是一片狼藉。王源在地上昏厥,我拿出匕首。在刺入那白嫩胸膛的时候,嘴里喊的……是什么?

 

——“你是我的。”

 

我猛然从回忆中清醒,眼睛红的发亮。王源还在怀里挣扎,我用力晃了晃脑袋。没有实体的透明脸庞上散乱的是柔软的碎发,我像个醉鬼一样盯着他,一字一句地缓缓开口:“你是我的啊。”

“够了王俊凯,谁他妈是你的?”他尖叫。

“可是我,”我软了声线低下头去,“可是我喜欢你,像疯了一样。”

他的挣扎在听到这句话后停止了。

 

 

我的意识就如从深水中探出头来,满耳朵都是嗡嗡的耳鸣。王源闭上眼睛抱紧我,我咧咧嘴想笑,可下一秒就突然感到一阵猛烈的抽痛。

我低下头,看见一把生了锈的匕首深埋在我的腹部。我抬起头看王源,他回望着我,眼神平静。

“这是你当时带过来的,”他笑笑,“现在还你。”

 

 

我哆嗦着想要抓他的手,可他现在真的是彻底的非实体了,我的手指穿过了他的身体。他冲我笑,我于是也对他笑。我突然觉得这样也不错,至少他算是完全地和我纠缠在一起了。四肢的力量被抽走,五感的功能也逐渐丧失。我瘫倒在地上,在陷入黑暗的前一秒,我听到一声轻浅的呢喃。

 

“我也是……喜欢你的啊。”

 

 

04

 

午间14时23分,我从睡梦中惊醒。

 

冷汗湿了整个脊背,我喘着气环顾四周,发现自己正躺在房间的床上。空调坏了,电风扇在咯吱作响。我边喘气边咳嗽,低头用手捂住脸庞。

而电话在此时响起。

我抬起头看了一会,最终起身走了过去。空气里飘浮着黏腻的分子,我的耳边突然嗡嗡作响。深深地吸一口气后,我拿起电话:“……喂?”

 

 

——“王俊凯,和我去旅游吗?”

 

 

 

End

 


从昨晚6点到凌晨2点,写完半桶血都吐出来了

写完刷微博发现刷出好多灵异梗,背后发凉啊我开出这脑洞这是因为被磁场干扰了吗


评论
热度(10)
©Kiss The Mons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