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ss The Monster

充沛的时候像一架情感的机器,寡淡的时候像一张单薄的白纸。心宽,略傻。

蔷薇与海沙

921贺文,发在了小号上。大号转出来,在这边也祝俊俊生日快乐哈。

阿及娅肯:

王俊凯16岁生日快乐。


鸟类和人鱼的设定。


两个故事,强行HE。关于文中鸟的设定,可以理解为真实的鸟类,也可以看做人身鸟翅。


文中所有的“鸟儿”拜托读成“niao  er”。


 


 






>>> 这是一场奇遇。


 


 


 


【候鸟】


 


羽翼敲打窗棱的声音就像宝石掉落沙地,轰隆隆的雷声混着雨水烘托出丝丝焦急。王源停落在王俊凯的窗台上,收起翅膀就像收起一件雪白的斗篷。“王俊凯!”他砰砰砰地敲着窗户,“快打开,我的羽毛都要湿透啦!”


屋子的主人穿上拖鞋匆匆跑来,拨开窗锁推开玻璃把湿漉漉的雪白小鸟迎进怀里。雨水卷着风吹进来让一人一鸟都打了个喷嚏,王源把埋在王俊凯怀里的脑袋露出来,圆圆的黑眼睛里闪着亮晶晶的狡黠光芒。“猜猜我去了哪里?”他笑着,声音里飘出遥远西方的水果香气。


他的发丝里还遗漏着几颗用紫水晶做成的葡萄,脖颈里挂着的是永远不会枯萎的苹果花。他又一次从远方飞来,正向见到的每一个人炫耀他的奇妙经历。王俊凯微笑着望着他的小鸟,望着他就像望着一场明艳的梦境。“我会听你好好说的,”他拿出一条毯子裹上王源的肩膀,“不过现在,先把羽毛擦干。”


 


王俊凯有一只专属于自己的鸟,这是谁都不能告诉的秘密。


他的鸟拥有雪一样白的羽毛,鲜红的喙,婉转的歌声像美酒,是他独一无二的宝贝。他们从小一起长大,日夜相拥不分彼此。而在王俊凯9岁那年,他的鸟儿向他宣布:“我要出去旅行啦。”


小小的王俊凯睁大了眼睛:“为,为什么?”


“这不奇怪,”鸟儿说,“毕竟我姑且还算是只候鸟嘛。”


 


不明白他的鸟怎么会这么久才发现自己到底是什么种类,但总之每年冬天到次年春天,鸟儿都会离开去往谁都不知道的神秘幻境。今年是这旅行进行的第7年,王俊凯16岁。潮湿的海风让雨季提前了,王源一边甩落羽毛上的水珠一边从随身的小背包里掏东西。“这是永远不会熄灭的橘子灯,我从乌鸦先生那拿的;这是会喷果汁的糖果,鲸鱼小姐送给我的;这是会发出香味的钻石,我在比赛上赢的;这是……”


雪白的小鸟絮絮叨叨,王俊凯坐在他对面托着腮笑着看他。察觉到了这股视线的王源不由自主地舌头打了结,磕磕绊绊地忘了要说什么,最后慌慌张张的用宽大的翅膀挡住了面颊。透过羽毛的缝隙王俊凯看见王源红的发烫得脸蛋,于是他笑的更开心了。


——他发现他的小鸟喜欢他,在三年前的时候。


可他暂时还不想拆穿。王俊凯咳嗽两声,别过视线开口说:“这些都是你带给我的东西?那你给自己带了什么吗?”


听了这话的王源眼睛一亮,在背包里掏了好久,最后举出一只柔弱的蔷薇花苞。


他笑的甜美,让人想到刚酿出的蜂蜜。那神情就好像手里攥着的是某种旷世的珍宝,“你看,”他说。


 


“路过狐狸家的花园时,我偷偷摘的。”


 


 


 


【人鱼】


 


王俊凯的手僵硬在打开浴室门的前一秒,整个房子里只有他一个人,但他确实是从门内听到了水花翻涌的声音。


心脏的跳动加快了,这导致他感到一阵不适。姑且平稳了一下呼吸,拿过摆在一边的扫把攥在手里,深吸一口气,接着一脚把门踢开。


白茫茫的雾气扑面而来,王俊凯眯了眯眼睛,而当他透过重重水汽看清眼前到底有什么的时候,不禁觉得自己还是心脏麻痹猝死算了。




——在他的浴缸里,泡着一只人鱼。


 


 


“你是从哪来的?”


把人鱼从水里提出来,不顾对方的尖叫将其擦干,裹上厚厚的浴巾放在沙发上。王俊凯喘着粗气重重坐下,一系列活动让他的脸色有些发白。沙发上的人鱼和裹了三层的浴巾搏斗着,深翠色的尾鳍拍打着椅背,王俊凯觉得胃也开始痛了。


“你叫什么名字?”最终他问。


人鱼像是放弃了似的瘫了下去,没精打采地回答说:“我叫王源。”他的声音很好听,王俊凯想,脸也好看,就是看起来挺麻烦的。“那你怎么进到我家来的?”他接着问,“这叫擅闯民宅,知道吗?”


“不知道。”人鱼嘟起嘴,王俊凯一瞬间竟觉得对方有些可爱,这让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快不行了。“总之,”他大叹一口气,“王……王源是吧?你确实是条人鱼吧?”


而王源眨了眨眼睛。“人鱼?是说那种能吐好大泡泡的鱼吗?”


“诶……?不是,等……”


王俊凯还来不及阻止,王源就已经吐了一个巨大的,五彩缤纷的,闪烁着流动光彩的泡泡。人类瞪大眼睛,然后砰得一声泡泡炸开,被溅了一身水的王俊凯一脸内伤地望着笑的没心没肺的王源,接着听到他格外兴奋的宣布:


“从今天起,我就是人鱼啦!”


 


 


【候鸟】


 


鸟儿是如此美丽,这让王俊凯每时每刻都忍不住想要亲吻他。


可是源于某种难以名状的矜持和犹豫,直到现在他们都不清不楚纠缠不明。鸟儿在窗台上一边哼着歌一边梳理着羽毛,王俊凯坐在卧室的床上遥遥地望着他。


“源源,”他喊了一声,“过来睡觉,太晚啦。”


于是小鸟便立刻轻巧的跳过来了,挤进他的怀里,暖乎乎的就像一只火炉。“你看见我的蔷薇花苞了吗?”王源小声说,“我把他插在水里了,不知道会不会开。”


“会开,”王俊凯搂紧他,在他的额头上落下一个轻吻,“就算不会开,我会再给你买许多支,开的最漂亮的。”


王源害羞地埋下脑袋,在王俊凯怀里扭动了几下后不动了。就在王俊凯以为他睡着了的时候,他听见怀里又传出了低低的呢喃。


“可那些都不是我的蔷薇呀,”鸟儿的声音带着倦意,“我的蔷薇,只有一朵。”


 


那天晚上,王俊凯做了个梦。


他梦见王源的蔷薇花苞开花了,开的无与伦比的美丽,馥郁的香气简直让人窒息。接着那蔷薇越开越多,藤蔓蔓延,粉色的花朵把整个房间都淹没了。“源源!”王俊凯努力踮着脚尖伸长了脖子,他找不到他的鸟儿去哪了。“源源,你在哪?”他大声喊着,可是花朵最终淹没了他的眼睛,他急的湿了眼眶,可他的小鸟哪里都不在。


于是他慌慌张张地醒来,伸手去摸身边的位置,却发现鸟儿已经出门去了。


 


那一天王俊凯过的从未有过的惶惶。


他不停地看向窗子,希望能瞟见轻巧降临的雪白身影。可是直到傍晚小鸟都没有回来,他愈发焦虑起来,甚至想出门寻找。某种不妙的征兆像根刺一样扎在他的内心,时间拖得愈久愈是疼痛。终于,当他觉得自己再也无法忍耐了的时候,窗户上传来了一声沉重的闷响。


“源源?”


他打开窗户,在冰凉的呼吸声中,看见染着鲜血的雪白小鸟一头栽进了屋内。


 


 


【人鱼】


 


钥匙旋开锁舌,听到响动的人鱼从浴室里探出一个湿漉漉的脑袋:“你去哪啦?”


王俊凯没理他,把一袋子花花绿绿的瓶瓶罐罐扔到沙发上。浴室里又传出几声扑腾水花的声音,接着就听见王源软软地喊了起来:“王俊凯,你快来嘛。”


“做什么?”


“我想去客厅看电视,没有脚,没办法走了啦。”


努力无视人鱼话语中撒娇的成分,王俊凯走进浴室,扯过浴巾包裹住人鱼将他抱了起来。王源愉快地哼着歌,头发上沐浴露的香气飘到王俊凯鼻尖。人类不动声色的红了一下脸,把人鱼放下后转身去了卧室。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件衬衫。“穿上,”他说,“总是不穿衣服,小心着凉。”


王源一边嘟囔着鱼类才不会着凉一边手忙脚乱地套上衣服。王俊凯看着他,嘴角挂着一抹微微的笑。但这笑容在王源穿好衣服后随手想要拿王俊凯刚才扔在沙发上的袋子后猛然收起,王俊凯一把将袋子抢过:“看什么看。”


他的语气有些凶狠,王源一愣,接着委屈地撇起了嘴。那副样子让王俊凯一下子心软了,他自认倒霉地走上前去,轻轻地环抱了一下王源的肩膀。“我没在凶你,”他停顿了一下,最终说,“但人类有些事情,你们鱼是不会懂的。”


王源睁着碧蓝色的大眼睛望着他,王俊凯笑了笑,提着袋子转身走开了。


 


 


日子是要算着过的。


第二天早上王俊凯打开卧室门的时候,看见那只不请而来的人鱼正蜷缩着身体躺在地毯上熟睡。修长的翠绿色尾鳍散发着美丽的光泽,而上身露在衬衫衣料外的肌肤则透出一种白玉石般的光辉。人鱼是一种多么美丽的生物,难怪童话和传说中总是不厌其烦的提到他们。王俊凯怔怔的看着,鬼使神差一般,他走上前去,凑近人鱼的面庞,极轻极短的,在那鲜红的唇角上落下一吻。


而人鱼在这一刻张开了眼睛。


王俊凯可以清楚地看见睫毛的颤动,看见那犹如一潭青水般的眼睛一点点显露光华的每一瞬间。他愣在原地,直到王源终于彻底清醒,用依旧糯软的声音喊了他一声:“王俊凯?”


——他才慌慌张张地站起来,一边后退一边寻找着合适的措辞。站起的速度过快让他感到一阵猛烈的晕眩,他伸手想要扶住什么,却一下扑了个空。


“王俊凯?!”


人鱼的声音慌张起来的时候,王俊凯被剧烈地疼痛刺激得快要呕吐。他心想这下完了,努力还要再说些什么,但下一秒,无尽的黑暗便迅速淹没了他。


 


 


【候鸟】


 


就像是被猛然攥紧了心脏。


王俊凯跪在地上,手足无措地看着他的小鸟不住地颤抖。伤口在胸腹,他在王源的腹部剥出一大把穿透翅膀打进来的铁砂,这些铁砂属于当地的捕鸟者。王源发出粗重的喘息,瘫倒在地上濒死地抽搐,王俊凯嘶哑着嗓子叫他的名字,眼眶后知后觉地酸涩起来,最终不可抑止地模糊了视线。


“源源,源源,”他哭着说,“你怎么了啊。”


王源重重地咳嗽着,翅膀撑着地面想要直起身来。王俊凯抱住他,让他靠在自己怀里,粘稠的鲜血沾湿了他的衣襟。他的小鸟在流血,那么多的血,把他的整个视野都染红了。“我该怎么救你?”王俊凯瞪大了眼睛问,他徒劳地捂住流血的伤口,“怎么救你啊?”


而王源颤栗着,翅膀扯住王俊凯胸前的衣料,挣扎着抬起头嚅动着嘴唇。“小凯,”他小声说,“亲亲我吧。”


王俊凯发着抖低头想要吻上鸟儿的额头,但王源向后躲了一下。“不对,”他的声音微弱下去,“不是这里。”那双眼睛已经因为死亡将至而不复清明,但仍有化不开的忧愁隐藏其中。王俊凯愣住了。


片刻后,他抚过王源的后脑,狠狠地咬上了对方冰凉的嘴唇。


他的小鸟就要死了,王俊凯想。可他的小鸟喜欢他,喜欢了好多年啊。


 


那天晚上后半夜的时候,王源的情况已经糟糕地不能再糟糕了。


简单的包扎并没有起到什么有效的作用,王源一刻不停的颤抖,他是如此脆弱,让王俊凯觉得他下一秒就要消失。“小凯,”半梦半醒间小鸟低声地问了一句,“我的花开了吗?”


王俊凯恍然抬头,摆在卧室床头的花瓶里的,仍是一朵纤弱的蔷薇花苞。


一阵苦涩揪紧了他。“没关系的,睡吧源源,”他搂紧他的鸟儿温柔地安慰着,“知道吗?我昨天做了个梦,梦里你的蔷薇花开的到处都是。所以现在好好睡一觉,做了梦……”


他哽咽。


“蔷薇花……就一定会开啦。”




夜晚最后的时刻,王俊凯发现自己居然真的重回了昨日的梦境。


只是这次梦里的蔷薇花开的不再那么放肆,他的小鸟就躺在自己身边,静静的安详地呼吸着。他梦见自己在早晨醒来,明媚的阳光大把大把地洒进房间里,把白色的被褥烤的发烫。而在那之下露出的是王源红润的小脸,王俊凯掀开被子,发现他已褪去了鸟儿的翅膀,变成了人类的样子。


他的眼泪大滴大滴地滚落下来。


然后数以千计的鸟鸣响起来,层层叠叠的振翅声充斥耳膜。王俊凯来不及眨眼,一阵猛烈的清风吹来,王源的身体化作无数飞翔的白鸟,一瞬间便随风飞走了。




而当他又一次真实的醒来,白色的天光洒落满地。没有蔷薇,没有鸟鸣,四下一片静默。他掀开被褥,看见的却只有他的小鸟冰凉的,死寂的,再也不会对他露出微笑的面庞。


 


蔷薇枯萎了。


 


 


【人鱼】


 


王俊凯睁开眼睛,意识到自己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


灼烧般的疼痛遍布全身,每次呼吸都是一种折磨。仪器寡淡的响声回荡在耳边,所有的一切都昭示着某种晦暗的结局的临近。


 他闭上眼。再睁开的时候,发现病床边站了个人。


“……王源儿?”


王俊凯瞪大眼睛。嘶哑的嗓音透过呼吸器,散落在房间里几乎轻不可闻。


 


“你怎么过来的?”


 “走过来的。”


“不是没有脚吗?”王俊凯挑挑眉,视线瞥过,看见王源的下身不仅是清楚明白的两条细腿,还好好地穿上了裤子。他停了一下,“该不会你是去和什么女巫做了交易,每走一步都要忍受钻心的痛,然后还……”


“停,停,什么玩意儿。”王源打断他,“别信童话,童话里都是骗人的。人鱼的尾巴15岁之后就能自由地变成腿了。”


“哦……”王俊凯玩味地看了他一眼,“那你平时为什么总让我抱?”


王源的脸肉眼可见地红了起来,这让王俊凯忍不住想笑了。人鱼恼羞成怒地跺了下脚,微微提高了音量:“我,我这次来不是找你说这个的!我是想说,王俊凯,你……”


他突然沉默了。


而王俊凯平静的望着他。


最终王源深吸一口气,直直地望向病床上的人的眼睛,一字一句清晰地说:“你要死了。”


 


人鱼拥有能看穿人类寿命的能力,所以第一次见面开始,王源就知道收养自己的这个人类已经病入膏肓。


 


王俊凯愣愣地眨了眨眼,最终无奈的笑了起来:“是吗?不早说,亏得我还一直费力在你面前遮遮掩掩。”他的语气平淡,但视线却不动声色地闪烁起来。原来他知道,他想。一股没来由的挫败感涌上心头,他本希望至少能在人鱼面前不露软弱的。


“真是对不起啊,”半晌后人类开口,“以后不能养你了,再去找一家饲主吧。”


他说完闭上了眼睛,某种沉重的情感堵在胸口,他任其自生自灭不愿顾及。病房里安静地只能听见呼吸声,他不想去揣测人鱼的表情,只想着非人类的情感淡漠,最好的结果就是对方能老老实实的离开,即使这结果对他自己来说到底好不好还有待商榷。美丽的人鱼,他在心里默念,就该是自由的。


他把这句话在心里重复了数十遍,所以当他再次睁开眼想要说什么的时候,不出所料地被王源那张因凑得极近而成倍放大的脸吓住了。


“什……王源?”


“喂,王俊凯。”人鱼盯着他,蔚蓝色的眼睛里闪烁着某种隐秘的奇异光辉,那让王俊凯一时窒息。


 然后他听见对方低声开口:“你听说过,人鱼的鲜血吗?”


 


——人鱼的鲜血,喝下去,可以使人获得永生。


 


王俊凯的瞳孔骤然紧缩,王源一把扯下他的呼吸器,以肉眼难以看清的速度掏出刀来对准自己的手腕狠狠划下。血腥味瞬间翻涌起来,王源咧嘴一笑,然后迅速把自己鲜血淋漓的伤口紧紧抵上了王俊凯的嘴唇。


“喝啊。”他说。


王俊凯的脑子嗡地一声,抬起手想要推开对方。但人鱼的力气竟变得超乎想象地大,王源爬上病床,用腿压紧人类的手臂。滚烫地液体涌进喉咙,王俊凯不可置信地望着王源,就像从未认识过他。王源把伤口划得更大了,他因为疼痛而皱起了眉头,粘稠的液体喷溅,沾湿了人类的睫毛。


“你到底……”王俊凯咳嗽着,满嘴血腥。


“看不出来吗?我在救你。”王源低着头俯视着他。


“人鱼的血真能救人?童话里不都是骗人的吗?”


“有些部分还是可以信任的。”


“那么,”王俊凯喘了口气,某种不知名的力量正逐渐握紧了他的心脏。他望着王源,眼睛里滑过隐隐的悲伤:“那么,关于‘如果人鱼把自己的血给了人类,自己就会变成泡沫消失’这部分——是真的吗?”


他的话语让病房猛然寂静。人鱼怔怔地望着他,最后咧嘴笑了。


 


“嗯,那也是真的。”




 


一时之间,王俊凯觉得眼眶的酸涩感简直要让他失明。


他猛烈地挣扎起来,挥动手臂想要让人鱼远离。但王源赶在他成功之前就用力抓紧了他,那双大眼睛死死的盯着他,亮地像有一团火在里面灼烧。“你是不是傻,”最终人类的眼泪终于落下,王俊凯的声音里带着无可奈何的哭腔,“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


而王源静静地望着他。很长时间以后,他垂下头,就着自己的鲜血亲吻上王俊凯的嘴唇。


“也没什么,”他笑,“小美人鱼为了所爱之人奋不顾身——你难道没听说过吗?”


 


他的嘴唇柔软,带着遥远海风的味道。一股毫无来由的困倦感在此时洪水般席卷了人类的神经。王俊凯颤抖着呼吸试图反抗,他溢出泪来,终是沉沉地闭上了眼睛。


 


 


在梦里,他看见一片海洋。


而他的人鱼在海浪里恣意地穿梭,翠绿色的尾鳍闪烁着琉璃般的光彩。欢乐的情绪感染了他,他高兴地大声笑着,挥着手,一切烦恼都离他远去。但是突然之间太阳升起来了,照的整片海洋滚烫地要沸腾。他变得慌张,喊着人鱼的名字,然后看见那美丽的生物坐在一块礁石上,全身正逐渐变成泡沫慢慢消散。人鱼回过头,以一种遥远的目光,永恒地望着他。


 


——“那,再见啦。”


 


 




【蔷薇与海沙】


 


像是穿过了数之不尽的黑色壁垒,刺破了最为厚重的迷宫砖墙,王俊凯猛地睁开眼睛,接着意识到自己在教室里睡着了。


窗外阳光明媚。清脆的鸟鸣声传来,讲台边的鱼缸里一条鱼翻起了尾巴,溅起一点水花。


王俊凯觉得自己还没睡醒。


这时候上课铃响了起来,桌椅拉动的声响过后,班主任拿着课本走进教室。王俊凯一边想着或许能再补个回笼觉一边俯下身去,但身边同学发出的小小惊呼吸引了他的注意。然后班主任开始说话了:“介绍一下,这是我们班这学期新转过来的同学,他叫……”


他恍然抬头。


讲台上站着一个穿着白衬衫的少年,白皙的皮肤在阳光照耀下明亮得让人移不开视线。他的眉梢眼角都散发出蔷薇般的香气,单薄的衣物下掩盖着的是一整片海洋的涛声。那双美丽如宝石的眼睛扫过整个教室,最终凝固在了后排靠窗位置上的另一个少年。对方正瞪大眼睛傻傻地望着自己,于是噗嗤一下,他小声地笑了出来。


“我叫王源。”


 


他朗声说,然后眨眨眼,脸庞没来由的染上了一丝红晕。


 


 


 


End



评论
热度(4)
  1. Kiss The Monster阿及娅肯 转载了此文字
    921贺文,发在了小号上。大号转出来,在这边也祝俊俊生日快乐哈。
©Kiss The Mons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