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ss The Monster

充沛的时候像一架情感的机器,寡淡的时候像一张单薄的白纸。心宽,略傻。

奇妙故事两则

源源生贺预热小短篇

不知道脑洞够不够大



【鬼】

 

 

年轻的鬼附身上了年迈的王俊凯,前一天还行将就木的老先生转眼精神矍铄返老还童。以十二分的热情翻出积了七十五层灰尘的年少时吉他,半夜三更大唱其歌。街坊四邻烦不胜烦,登门申诉无果后请人来做法事。驱鬼人看了王俊凯一眼后说,你身上这鬼已入骨三分,再放任下去,恐怕要有祸患。

 

王俊凯大惊,遂做法事。雄黄苦艾,香灰符咒。驱鬼人口中念念有词地绕着王俊凯转了十数圈,正堂门前摆着的照妖镜上仍空无一物。看来这鬼道行不浅,不然就是执念深重,驱鬼人抹下头上津津汗水,说别无他法,只能硬逼了。

 

王俊凯一愣,刚想问什么叫硬逼,一柄锋利的匕首便冲自己的面门直击而来,对准眼窝的位置就要狠狠刺下。

 

于是一时间狂风大作,尖锐的呼啸声刺人耳膜。王俊凯被风吹得睁不开眼,摇摇欲坠之时看见驱鬼人上前一步用双手捧住了自己的脸。这时他才注意到驱鬼人长着一张惊为天人的脸孔,眉眼柔软带着丝丝熟稔。来不及细想他被向前带去,两人双唇相接,衰老的皱纹滑过年轻的皮肤。

 

然后驱鬼人后退一步,说,还不出来?

 

一阵疼痛穿透颅脑,王俊凯的意识空白一秒,随即意识到有什么东西脱离了自己的驱壳。他稳住心神,定睛一看,发现一个英朗的年轻虚影正抱住驱鬼人,嘴中低声喃喃,源源,我好想你。

 

他心中骇然,因为那虚影的面孔,竟完全是自己年轻时的样貌。

 

这是怎么回事?王俊凯恍惚不清了。突然之间所有已知的记忆变得模糊一片,自己究竟是如何活到如今这般年岁,又是如何变成现在这副模样全都不甚明了。为何记忆只停留在年少时分,中间该有的几十年像是被硬生生跳过一般无迹可寻?他紧皱眉头,而驱鬼人以忧伤的目光看着他。此时此刻,你难道还不能想起?驱鬼人一字一句的说。

 

你啊,根本还没老呢。

 

心跳骤然加速,所有的记忆开始回溯。纯净美好的童年,意气风发的少年,他和另一个人一同长大,满心满眼装的都是他。忽然间那个人沉入了水中,闭上了眼睛再也触摸不到,他看到自己绝望的哭号和痛苦的眼泪,接着便是漫无天日的无尽黑暗。

 

你以为我出意外死了,于是便给你自己编织了一个幻境,他听见一个声音说。那个幻境里没有我,你一生平淡安稳直到老死。但我还活着,我醒过来发现你陷入沉睡。所以我喊了你,但一开始只唤醒了你的一部分——就是那只鬼。

 

那个声音停顿了一下。

 

所以,你现在能回来了吗?

 

 

王俊凯长出一口气,像是从几千米深的海底浮上来般猛然开始剧烈的呼吸。随着气流的进出他衰老的皮肤开始剥落,皱纹被抚平,年轻的肌肤取而代之。花白的头发重新变为浓黑,松动的牙齿坚固依旧。微驼的脊背挺直了,他全身的骨骼都在嘎嘣作响。然后他睁开眼,看见驱鬼人静静地站在自己面前,而那个虚影的鬼魂已经消失不见了。

 

他笑起来,青春洋溢。

 

然后他上前一步,把王源闪着泪痕的脸埋进自己的胸口,边笑边小声开口,喜悦充盈了他的全身。

 

 

“对不起。好久不见。我回来了。”

 

 

 

【花】

 

 

王俊凯第一次见到王源时,首先注意到的是别在对方耳边的一朵山茶花。

 

“真漂亮。”他发出由衷地赞叹。白色的花瓣掩映在青黑色的乌发间,衬托着清秀的面庞更加柔软而美丽。王源露出略显羞涩地笑容,但依旧因为得到了夸奖而双眼亮晶晶。“您也是这么认为?”他笑的既矜持又骄傲,“我对我的花很有信心。”

 

王俊凯看着他因为小小的得意而微微泛红的面庞,也跟着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容。

 

 

第二次见面时,山茶花变成了茉莉。

 

淡黄色的花瓣点缀在耳边的发丝中,缕缕清香沁人心脾。他们坐在咖啡厅靠墙角的一处座位上,茉莉的清香引得经过的人们频频侧目。“看来你对佩戴花朵的兴趣的确非同一般。”王俊凯打趣道,并愉悦地注意到王源的耳尖因此染上了一丝绯红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他说,“可以把那朵花取下来让我看看吗?”

 

王源愣了愣,像是被这样的要求吓住了似的眨了眨眼睛。“我很乐意,”半晌后他迟疑着小声说,“但是手指的碰触或许会让花朵枯萎,所以我……”

 

“既然如此,那也别无他法。”王俊凯打断了他。虽然有些失望,可他不愿意让对方为难。王源先前的紧张立刻消除了,他伸手去拿桌子中央的甜点,和王俊凯的手指撞在一起。两人的动作同时停滞,最后王俊凯一本正经地咳了两声,手心慢慢覆上王源的手背。

 

他们的心跳声此起彼伏。

 

 

后来他们有了第三次,第四次以及越来越多到数不清多少次的见面,每次见面王源的耳边都别着花朵,每次的花朵都不甚相同。他们从最开始试探性的触碰到后来愈发亲密的肢体动作,再到唇齿相依耳鬓厮磨。终于有一天,王俊凯提出了要到王源家中过夜的请求。

 

“我觉得我们的关系已经发展地足够成熟了。”王俊凯说。

 

王源犹豫地望着他,思索了足足有十分钟那么长。当王俊凯简直开始感到不耐烦了的时候,王源才紧巴巴地笑了一下说:“好吧,不过你可别后悔。”

 

我有什么后悔的?王俊凯想。

 

于是他们在第二天晚上,在王源的家里再次相遇了。

 

 

王源穿着松软的格子睡衣,耳边别着一朵月季。王俊凯一进门就开始亲吻他,炙热的呼吸在两人的唇齿间交缠。他们跌跌撞撞地来到卧室,王俊凯亲吻着王源的脖子把他压在床上。“等等,小凯,我有些事想告诉你……”王源的神情有些慌张,但王俊凯打断了他:“什么事情都别急着说。”

 

他解开王源的睡衣扣子,把他整个人翻了过去。王源发出一声细微的呜咽,王俊凯刚想俯下身去,却在这时猛地愣住了。

 

花朵的清香愈发浓郁。

 

在他目所能及的范围里,一只翠绿的花枝从王源的脊骨中伸出,蜿蜒过洁白的脊背,在发丝遮蔽的耳后隐没。在枝桠的末端也就是王源的耳边,一朵粉红的月季静静盛开。王俊凯睁大眼睛久久地说不出话,然后他缓缓地伸出手,指尖第一次触碰到了柔弱的花瓣。

 

于是骤然之间,花朵像是忽然丧失了生命力般迅速枯萎下去。王源疼痛的呻吟起来,王俊凯一时间慌乱地不知所措。“源,源源!”他急的眼睛都红了,双手不知要放到哪里,“我,我把你的花儿杀死了……怎么办?你还好吗?”

 

他那副仓皇的样子让王源忍不住笑了,但下一秒就因为疼痛倒吸了一口凉气。“你不惊讶吗?”他低声问,把脸埋在被褥里只露出眼睛,“不害怕?以前看见过这个的人都怕地要死。”

 

“我现在只对你是否还好担心地要死,”王俊凯说。停了一会他再次开口,“我说过我喜欢你的花。”

 

王源嗤嗤地笑了。王俊凯满脸紧张气恼:“你还笑!你的花没了可怎么办?”

 

“你别急呀。”王源的声音浅淡。他静静地闭上眼睛,平稳的呼吸就像恒久的河流。渐渐地脊骨上的花枝开始颤动,一股绿色顺着原本的枯黄蔓延而上,在枝条尽头停止。一只花苞探出头来缓缓张开,最终盛放出了一朵鲜红的玫瑰。

 

“送你的。”王源小声说,现在他整张脸都埋进被子里去了。

 

 

“好啦,快吻我吧。”

 

 

 

end

评论
热度(7)
©Kiss The Mons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