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ss The Monster

充沛的时候像一架情感的机器,寡淡的时候像一张单薄的白纸。心宽,略傻。

- Martyr - 殉道者

意义不明小短篇

艾伦很病。被莫名其妙地打开了莫名其妙的开关

天使梗来着



[艾利] 殉道者

 

“比杀戮更残忍的是无意义的慈悲。艾伦·耶格尔,收起你的虚伪,那简直让我作呕。”

 

年轻的耶格尔在听了这话后露出温和的笑容。他和所有的青年人一样鲁莽易怒,刚才的那番话本应令他暴跳如雷。但这次的情况有些不同——没有人会对一个天使动怒,艾伦想,尤其是一个受了伤的天使。

在他的眼前,在飘着异常羽毛的空气中,一个身形瘦小的男人正一脸愠怒地瘫坐在地上。那男人一边爆着难听的粗口一边试图站起,但却屡屡失败跌回原地。伴随着他的动作不断有发着荧光的羽毛飘落,艾伦·耶格尔眯起眼睛,他看见那些羽毛来源于一双翅膀,一双自男人窄小的肩背上伸出的,本应有着优美线条如今却弯折成一个古怪弧度的,向外渗出暗红色血液的翅膀。

这是一只从天上摔下来的天使,幸运的小耶格尔捡了大便宜。

 

那洁白翅膀上触目惊心的红色在某一个角度下透出极致的美感,但天使显然不这么觉得。他的脸色青白,冷汗从额角滑落,他拼命撑起一条腿寻找平衡,粘稠的血液溅洒在地上。下一秒钟他的膝盖一软向前倾倒,但在他狠狠地扑倒在地上之前,一双温暖而有力的手臂稳稳地接住了他。

“您到底想怎么样呢,利威尔先生?”艾伦·耶格尔金色的瞳孔简直是世界的救赎,他的语气里甚至带着一丝无奈的宠溺,“您一定要这样伤害自己也不愿寻求我的帮助吗?”

冷着脸的天使骂了一句他妈的,握紧拳头狠狠地砸向耶格尔的胸膛。可年轻人的手穿过他的腰伸向后背一把捏住了翅膀的伤口,鲜红的血液涌出,铺天盖地的痛感让利威尔一时间双眼昏黑。“您到底想怎样呢?”艾伦的声音又响起了,“……您到底想怎样呢。”

 

我不想怎样,我只是想离开你。浑身虚脱的利威尔瘫软在艾伦的臂弯里,他张开嘴低声喃喃:“狗娘养的小无赖。”

可艾伦·耶格尔毫不在意。“您从未,向我展现过您的这幅样子。”金色眼睛的年轻人低声说,“太美了……比我见过的任何时候都要美丽。”

怀里的人挣扎了一下,巨大的翅膀掀起,但耶格尔又将它牢牢按住了。“……艾伦,”天使喘息着,“放开我,再不走我就回不去了。”

“回去?回哪去?您能回去的地方不是只有我这儿吗?”艾伦上扬着嘴角,“您刚刚是打算离开我,对吗?但却不凑巧从天上摔下来……一只折断翅膀的鸟?哈,真有意思。”

利威尔一脸恼怒地仰起头,但如雨点般的吻突然落了下来,落在他的额角,睫毛,鼻尖,落在他柔软而湿润的嘴唇上。长久的时间后艾伦把额头抵上利威尔的额头,他闭上眼,凝固成一个沉默而艰涩地姿态。“利威尔……利威尔先生,”他嗫嚅,“我爱您。”

我爱您,像疯了一样。

 

而折翼的天使发出叹息。利威尔皱起眉头,他的内心被山一样的苦楚酸涩填满。那并不是他所希望的,可他不得不。没什么能阻止他离开,他自己也不行。

于是天使捧起了艾伦的脸,让对方的眼瞳直视自己的眼瞳。“艾伦·耶格尔,”利威尔一字一句,“你以为你能留下我吗?”

 

棕发的青年颤抖着嘴唇沉默了。利威尔不易察觉地微笑了一下,撑着对方的胸膛试图站起。这便是结局了,他想,最糟的结局。

然而就在此时,一阵猛烈地疼痛突然从背后传来。利威尔来不及回头,艾伦·耶格尔扯住了他的翅膀,狠狠地,决绝的,一把将他拉了回来。

“操,你他……”

“这双翅膀会让您想离开我吗?”

艾伦·耶格尔微笑着,怜爱地拢住了那些洁白的羽毛。

利威尔忽然难以抑制地颤抖起来。

 

“您总是想离开我,我很困扰呢。即使拉住您一次,您还是会挣脱,所以我想,不如一劳永逸算了。”

金眸的年轻人垂着头低声说。

 

“我要将您的翅膀彻底折断,利威尔先生。”

 

 

※ ※

 

 

疼痛真他妈是人生最好的调剂,羽毛与鲜血纷飞中利威尔痉挛着手指想。

他看见那个年轻人一边如野兽般撕扯着一边痛哭失声,他突然有点可怜他了。哭什么,丑死了,他张口想对他说,可却吐出了凄惨的呻吟。

……啧,该死。

 

他听见艾伦·耶格尔的声线颤抖:“这样您就会留下来了,我很高兴,您觉得如何?”

我觉得如何?

利威尔双眼发黑,大脑陷入昏迷前的眩晕之中。

 

……啊啊,倒也不错。

 

Fin


评论(3)
热度(7)
  1. 年玖玖Kiss The Monster 转载了此文字
    好像,有点奇怪?
©Kiss The Mons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