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ss The Monster

充沛的时候像一架情感的机器,寡淡的时候像一张单薄的白纸。心宽,略傻。

兵长的结界破了/ 艾伦·耶格尔的回忆录

一篇写完之后只想捂脸的作死文【不要放弃治疗啊喂

因为看到过关于中二病的梗于是拿来写。该文兵长是中二病晚期!中二病无限延长!中二病之神!【够

一不小心把兵长写成这种微妙的性格真是对不起...

艾伦小天使的第一人称视角



[艾利]兵长的结界破了∕艾伦·耶格尔的回忆录

 

我和兵长认识好多年了,直到现在,他依然是我心目中最值得敬佩的前辈。我考虑之后将兵长的事迹整理了起来,择其一二,在这里让你们感受一下。

 

第一次见面是在我9岁的时候。妈妈让我把一篮白薯送给隔街的埃尔温伯伯。一路上我踢了石子摸了小猫打了马脸,心情愉悦像花儿一样。但是走到半路我被三笠绊了一跤,一篮白薯不幸滚出好远。正当我想要去捡的时候,兵长出现了。

他那时还是国中生,穿黑上衣黑裤子内增高鞋。他弯下腰捡了一个白薯,拿在手里以一种认真细致的目光观察着,充分发挥了科研人员求真务实不怕磨难一心为民的精神作风。我当时一边心想着这神棍是没见过白薯还是怎么着一边上前向其讨要。他瞟了我一眼,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的速度——把白薯糊在了我的脸上。

 

“封——印——!”他淡淡道。

 

——我至今都记得那白薯烂在我脸上的感觉。

 

总之我立刻便被他超凡脱俗的行为震撼了。我僵立在原地,而他一脸严肃地蹲下来,伸出食指在我身上捅了几下。“这样你就安全了,我已经封印了你体内的恶魔,你可以放心了,少年。”他面无表情语气僵硬地对我说,而就在他站起身来准备走掉的时候,我清清楚楚地听见他以一副嫌恶的语气嘁了一声:“……一脸白薯恶心死了。”

 

——明明是你糊的好吗!

 

我的心灵受到了打击,哭着跑回家扑进妈妈怀里。那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的小伙伴儿们都以“白薯脸”这个绰号称呼我,直到后来新搬来的某个姑娘取代了它。那真是一段难忘的回忆,我每天以泪洗面只求再也别让我遇见这样的神经病。只可惜天不遂人愿,在白薯事件发生后两天,兵长以房客的身份住进了我家阁楼。我五雷轰顶,接着发现他离我的房间,只有一层地板的距离。

 

※ ※

 

我上国中的时候和兵长已经很熟了,每天一放学回家就兴致勃勃欢天喜地地跑上阁楼找他。大多数时间兵长都会在床上卧着,偶尔也测测身高削削后颈什么的。我不失优雅地把他从床上被子里捞出来,念了声“苏醒吧魔神埃尔加”将其激活,然后从包里掏出食物为其补充能量。兵长一边吃一边伸手拍拍我,还不忘嘉奖一句:“干得好,撒伊尔魔骑士。”(顺带一提他上次说的是“式神雄泽”)兵长从不工作,也很少出门,没人知道他是怎么维生的。他说那是因为作为新世界的神无需工作,后来我才知道其实只是因为他和隔街的埃尔温伯伯关系很好罢了。

……真不知道要怎样才能和这种弃疗患者关系好,我对那位发际线大叔产生了由衷的敬意。

 

后来有一天我一如往常地到阁楼找他,想要听兵长讲那神奇的事情但打开房门却没有看到他。我找了墙下床角茶杯汤匙,可仍不见踪影。这太异常了。当我做出最后的尝试抬头向上看时,我发现他正头下脚上地把自己挂在天花板上。

 

“……”

“……”

“……兵长,您在做什么?”

 

兵长目光一冷大喝一声:“来了!”一翻身从上面跳下砸进我怀里。我一口老血吐出来,还没来及反应就看见兵长冲向窗户一击打碎了玻璃。卧了个大槽啊您真当您是詹姆斯兵德啊您怎么不立刻点一杯马丁尼啊,在我这句用生命吐的槽喊出之前,兵长猛然转头冲着我的方向奔来,抬起腿一记膝击,狠狠地砸向了我的太阳穴。

 

……卧了个大槽啊。

 

我瘫在地上心里万马奔腾,兵长毫无起伏的声音响起在我耳边:“好险,再不快点的话金星人就要突破地球防线了。”

“……可是兵长……你打我的头又是为什么啊……?”

“…………嗯,真是好险。”

“兵,兵长……?”

 

——那个问题终是成为了一个无解之谜。

 

※ ※

 

神说:该吃就吃,该睡就睡。关于兵长的英勇事迹还有很多,在这我就不一一赘述了。我不知道世界上为何会有这样的人,真是百思不得其解,我大概是找不出答案了吧。我的身高又高了不少,埃尔温伯伯的发际线也在后退,可兵长却仍像第一次见面那般神采奕奕祸害众生,我想,这就是生活吧。

还值得一说的是最近兵长又提出了“新娘拯救地球成功几率更大”的理论,于是近日来我一直看见各种婚纱在眼前飞舞。兵长套着白裙在房间∕院子∕天台试飞,我托着下巴百无聊赖地看着他。他踩着高跟鞋艰难地爬上天台的最高点时,一阵风刮起了他的裙摆,然后将其彻彻底底地掀了起来。我咂了下嘴,隐隐约约听见兵长恼怒地骂了一声:

 

“该死,结界破了么。”

 

Fin


评论(9)
热度(15)
©Kiss The Mons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