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ss The Monster

充沛的时候像一架情感的机器,寡淡的时候像一张单薄的白纸。心宽,略傻。

黑龙与暴君


如题,黑龙俊凯x暴君小源

由见面会哥哥弟弟唱的那两首背景黑漆漆的歌激发灵感。

01

年少的暴君站在高台上,垂着头沉默地注视着他的子民。

银甲刽子手的长枪不断刺入鲜活的脖颈,血腥味飘起来,集聚在半空变成大片的黑色云层。苦难的哀嚎四处响起,高台之下的广场上,一万个人正在死去。“死刑将持续到明天早上,”暴君宣布,寡淡的声音一直传到最远处的山谷,“在此之前,所有人都是有罪的。”

他们的罪名是不敬,昨天夜晚,城里的皇帝塑像被砸的粉碎。愤怒的人民嘶吼着被砍下脑袋,鲜血喷在地上立刻渗入石砖的缝隙。“你会得到报应!”一个被挑起的头颅高喊着,“神会让你遭到毁灭!”

而暴君闭上眼睛:“我就是神。”

半空中的黑云越压越低,中间夹杂着明黄色的闪电。突然之间,一声震耳欲聋的尖啸刺破所有人的耳膜。地面开始剧烈地震动,远处的群山发出崩塌一般的可怖巨响,狂躁的风汹涌地扫过,刽子手们畏惧地停下了手里的屠杀。惊惧的人民缩成一团,死去的躯体却在大笑:“愚君!我就说天罚即将落下!”

轰然一声巨响,刺眼的白光在一时间遮蔽所有人的视线。从刚才起就一动不动地暴君缓缓睁开双眼,看见一头巨大的黑龙正从空中降落到自己所在的高台上。龙有着熔金般的双眼,锋利的獠牙,漆黑的鳞片,脊背上的翅膀可以掀起死亡的旋风。它威严地俯视着面前的君王,直到那位君王从花样繁复的长袍里把细瘦苍白的手指伸向它。

“过来吗?”暴君歪了歪头。

黑龙静立在原地,许久后它弯下脖颈凑近暴君的手掌,炽热的吐息吹起对方的鬓发。

人民绝望的号叫猛然响起,而暴君露出了微笑。

02

暴君不再有闲暇处理其他任何事务,他的所有时间都被那头龙占去了。

他把黑龙饲养在自己的寝宫里,用数不尽的血肉和黄金喂养它。夜晚的时候黑龙把头颅放在他的床上,雪白的獠牙紧挨着自己柔软的小腹。宫人们惊恐地发现有时候那头令人战战兢兢的龙会和暴虐的王一起消失,而在所有人手足无措时,被担忧的对象则会出现在国境最北端的高山上。

黑龙在白茫茫的雪地上变成了一个高挑健壮的少年,他浑身赤裸,肌肉却散发着源源不断的热气。暴君微笑着把衣服递给他,穿戴整齐后的少年英俊地令人说不出话。暴君的手指很凉,呼吸形成白雾。而黑龙抓住他的手,进一步揽住他,俯下身把头埋进他冰冷的颈窝。

“你呀,”暴君说,“来到我的国到底想干什么呢?”

黑龙从不回答。

冬天过去的时候人民发起了第一场起义,无数银甲的士兵被砍死在皇宫门口。暴君睡在自己的床上无知无觉,而黑龙静静地扇动翅膀落在宫门口,猛然喷出的炽焰把所有的一切焚烧成焦炭。

这样的暴动重演了七次,如今整个国度都是烈火遗留的痕迹。暴君对外面所发生的统统漠不关心,他在自己巨大的宫殿里无忧无虑,热衷于在沐浴后赤着身子躺在黑龙粗糙坚硬的脊背上。人们说暴君是恶魔委派来毁灭世界的,而黑龙正是他的骑士。他们会把一切生命踩碎在脚下,直到只剩他们两个。黑龙把这些传言讲给暴君听,而暴君却说:“要吃樱桃派吗?”

黑龙变成少年,穿着锦缎的衬衣被暴君牵着手走向餐厅。

这天晚上的时候,暴君从睡梦中醒来,发现自己死去的母后正站在寝宫门边对自己招手。

“母亲?”他低低地喊了一声,下床走向她。但母亲在他伸手抓住她之前就转身走了,他惊慌地跟出去,把沉睡着的黑龙留在身后。他跟着母亲走过铺着暗金色地毯的长廊,走过挂着深绿色窗帘的阁楼。“母亲,请等等我,”暴君恳求着,他的声音忽然变得稚嫩,“妈妈,请让我牵你的手,一下就行。”

而他的母亲最终在高塔的顶端停下脚步。“你不是我的孩子,”女人说,“我从未期盼过你的出生。”

然后她跳了下去。暴君尖叫着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床上,黑龙变成了少年躺在自己旁边。“梦到了从前的事?”黑龙说,在暴君缩进他怀里的时候亲吻了一下对方柔软的发顶。

“你是个怯懦的君王啊。”

03

第九次起义,人们召集了其他国度军队的援助,还有一队杀过龙王的屠龙者。银甲士兵不堪一击,皇宫的外城墙被推倒在地。五支黑铁铸成的箭刺入了黑龙的前胸,划伤了它的翅膀。浓稠的鲜血涌出来,黑龙踉跄地跌进大殿,变成少年后浑身是血。他把胸口的箭拔出来扔在地上,裹上外袍,在站起身之前看见暴君穿着正式而华丽的漆黑礼服,戴着沉重的王冠,静静地坐在大殿尽头的王座上。

“所有人都逃跑了。”暴君说。“只剩下你,”他停了一下,“和我。”

黑龙试图站起,而暴君起身走下了王座。他停在黑龙面前,俯下腰搂住对方的头颅。“你到底是来我的国做什么呢?”暴君说,声音轻的几乎听不到,“是谁召唤了你?你留在我身边又想得到什么?”

黑龙深嗅着面前这一具躯体的味道,紧握的手上有鳞甲浮现。

“你知道吗?我曾经听过一个传言。”暴君的手指抚弄着黑龙的头发,“据说一个君王若是太暴虐,神就会降下使者来毁灭他。但是使者并不会杀掉君王,而是使他更加疯狂……于是最终,暴君将自取灭亡。”

手指猛地扯紧发丝,黑龙从喉咙里低吼一声,他的眼睛里一瞬间燃起金色的光,指尖变得锋利。他粗重地喘息,而当他开口,声音里却带着从未有过的忧伤。“我不是,”黑龙说,“王,我不是真的要,王,其实我……”

暴君冷漠地俯视着。突然间,他露出一个微笑。

“你啊,”他笑了笑说,“想什么呢。”

他低下头捧起黑龙的脸庞,然后在黑龙的嘴唇上又轻又快的吻了一下。


愤怒的人民高声呐喊,皇城最后一道屏障被彻底碾碎。长枪和火把破坏一切,长久以来的血腥压迫积累下的仇恨让人民失去理智。他们四处寻找暴君的身影,想要砍断他的四肢与头颅。而忽然间,一阵剧烈的狂躁的风吹破所有的琉璃瓦片,嘶吼的咆哮把所有人震倒在地,漆黑的翅膀扇动起来,黑龙的前胸淌着鲜血,它冲破皇宫的窗户,从火光与人们的头顶上猛然飞过。

而在它锋利的后爪上,那位暴虐的君王被刺穿了胸膛挂在那里。他的血顺着王袍洒下来,落在拥挤的人们的身上,永远也无法洗掉。

欢呼声爆炸开来,长枪与旗帜被高高举起。黑龙沉默地飞向北方,而暴君闭着眼睛,再也没有动过。

end

评论(1)
热度(8)
©Kiss The Mons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