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ss The Monster

充沛的时候像一架情感的机器,寡淡的时候像一张单薄的白纸。心宽,略傻。

[凯源] Bang Bang

轻松愉快向小甜饼。哥哥弟弟都挺傻的,哥哥要更傻点

Bang Bang

王源把一个有西瓜那么大的糖果球用力抛起来,接着这颗球在王俊凯脑袋以上半寸左右的高度爆炸了。砰地一声,粉红色的粘稠液体带着苹果与草莓的混合香气甜蜜地喷了王俊凯一头一脸,并且以不可阻挡的架势钻进领口,把那崭新的,笔挺的,价钱一点也不让人愉快的雪白衬衫瞬间浸地湿透。

而王源在愣了半秒之后开始拼命狂笑起来,身体向后仰的角度让人忍不住为他担心。他颤抖的手指指向王俊凯僵硬的脸,用尖锐到方圆五里的人都听得到的声音使劲儿大喊:

“呆——瓜——!!!”

01

王源把两张游乐园入场券放在食堂餐桌上时,王俊凯正埋着头苦吃一盘菠菜。

“你这算什么?作为猫科动物得定期吃点猫草吗?”王源一边说一边在桌对面坐下,嘴里叼着棒棒糖,一脸嫌恶地暼了眼王俊凯面前的绿色植物。王俊凯翻了个白眼,跳过了这个话题转而拿起那两张花花绿绿的纸:“这是什么?”

“我妈从单位搞来的,只有两张。她不喜欢游乐园所以给了我,我不喜欢一个人去游乐园所以我来邀请你,”王源把棒棒糖咬地咯吱咯吱响,让王俊凯在心里默默疑惑了一下他是怎么一边吃糖一边把话说清楚的,“所以,周日有空吗?”

“我可以把吉他课调到周六,周日能空出来。……等等,你这是在邀请我去游乐园?好吧,话说,就咱俩吗?”

“不然呢?除非你愿意自掏腰包付第三个人的钱。”
王俊凯撇撇嘴,又低头扒拉了几下他的菠菜。他和王源是五年的老同学了,从初中开始就在一个班,话虽如此,他们的关系却一直停在某种不温不火的阶段上。这不是说他俩不熟,只是没有理应的那么熟,按理说五年过去他们应该熟的内外冒油才是,但实际上才认识两年的刘志宏好像都比王源要感觉亲切一点。出于某些原因王俊凯一直对这一点感到挺郁卒的,而这也导致了眼前的这个邀请显得有些,怎么说,出人意料?

王俊凯抬头瞟了眼王源:“有个问题。”

王源不动声色:“什么?”

“你怎么会邀请我?呃,我是说,我是你的第一选择吗?不是,我的意思是,”王俊凯在心里揍了自己一拳,“我以为你会邀请别人。像是那些更亲密的……那种……”

王源瞪着眼睛盯住王俊凯,好像那盘绿油油的菠菜突然一不小心长到对方脑子里了似的。就在王俊凯觉得快要忍不住脸红的时候,王源浅浅地笑了一下,站起身拍拍王俊凯的肩膀说:“想什么呢,当然得是你啦。”

然后他转身走了。王俊凯坐在原地接着吃菠菜。然后猛地间,他像被按了开关似的一把拔出了手机。

“刘志宏!!!你猜他妈的怎么着?刚才王源他妈的请我去游乐园了!!”

“……哦,”电话那头的人像是拼尽了全力才没有立刻挂断,“所以?”

“你觉得他是什么意思?”王俊凯的脑袋里轰隆隆的,各种片段,回忆,线索与猜测由于某种不可言说的理由聚集在一起剧烈震荡。赶在它们终于受不了爆炸之前,王俊凯满脸通红地嘶吼了一声:

“卧槽,你说他该不会发现我喜欢他了吧?!”

02

“我最近对宇宙的起源很感兴趣。”王源说。他坐在靠车窗的位置,风把他的刘海一股脑地吹起来,露出饱满,光洁,形状优美的额头,“宇宙起源于大爆炸,你知道吧?由一个致密的奇点于137亿年前一次大爆炸后膨胀形成,据说人们现在都可以探测到大爆炸的余热,挺神奇,是吧。”

“呃,是?”王俊凯犹豫了一下,决定选择一个保险的回答。

现在是星期日上午九点十分,一辆开往市游乐园的公交车上。王俊凯在最后一排座位上坐的笔直,身上穿着一件雪白崭新的“不会让人觉得太过刻意但能完美展现你的肩线和胸肌”的衬衫。身旁的王源套着浅灰色的针织连帽衫,领口和袖口缀着几个犯规的,毛茸茸的大线团,让王俊凯一直忍不住想把他捞进怀里呼噜几下。

“我觉得世界万物的发展总是有各种各样的同构性,所以宇宙大爆炸的模式在当下的生活中应该也有体现。不过事实是就目前而言,现实中发生的大部分的爆炸都意味着毁灭,而不是诞生。我一直都想在找找看有没有什么例外,但还没发现特别典型的。”王源咂咂嘴,把视线从窗外转回来,“所以我觉得……你在吃什么?”

“嗯?”王俊凯瞪大眼睛,他正剥着一颗口香糖,“防晕车的,你想吃?”

“那是薄荷味的,我最讨厌薄荷。”王源伸出手,越过王俊凯的腿去翻他的包,而王俊凯使劲儿把想要涌上脸颊的血液逼回它该呆的地方,“你都带了什么?巧克力,薯片,话梅,汽水……你怎么回事?你以为我们是小学生来春游的吗?”王源一边大声抱怨一边拿出一袋薯片开始吃,“我不管,反正这些我不会帮你背。”

“我本来也没打算……”王俊凯小心翼翼,“不过你居然什么都没带就来了?钱包放在衣服口袋里没问题吗?”

“我没带钱包。”

“你知道有些小偷……呃?你没带?”

“对,准确的说,是丢了,在刚刚换乘的时候,连同身份证,家里钥匙,一起。”

“那你居然现在才说?!”王俊凯扯开嗓门嚎了一声,公车前排的人纷纷回头看。王源冲他翻了个白眼:“你能不能别这么激动?本来也没多少钱,银行卡我也已经打电话挂失了,幸好手机没和钱包放一起……所以我们还是先去游乐园吧,今天的开销都要靠你了。你带够钱了吗?”

“……应该。”

“嗯。”王源满意地点了点头,低头看了看手里的薯片下定决心一般伸过来打算慷慨分享。他嘴角挂着笑,半个身子挂在王俊凯身上,靠的实在太近。王俊凯挣扎片刻,最终仍是礼貌地拒绝了。

他们在早上十点左右到达了游乐园,鲜亮的蓝天像是被某种色素涂了一遍似的闪闪发亮。

而在飘扬的彩旗,欢快的音乐,熙攘的人群之上,一个巨大的,由气球组成的“Boom!”字样格外招眼,在那之下是一副同样巨大的宣传板,上面用爆裂状的字体激情洋溢地写着:“炸裂!!!第15届爆炸主题狂欢庆典!”

“哈!”王俊凯尖锐地笑了一声,“所以这就是你一路上给我科普宇宙大爆炸的原因了?”

03

王俊凯第34次把水球(它被店家老板叫做霹雳爆爆弹)扔出去的时候,终于砸中了最中间的红心。水花迸溅开来,王源鼓着掌欢呼,然后趾高气扬地把挂在奖品区最大的一只猫咪玩偶扯了下来。

“看你往哪里跑你这只小猫婊!还不跪下叫爷爷!”王源对着毛绒公仔颐指气使,王俊凯则默默思考他们要怎么把这么大的娃娃带在身边。同时他很确定“小猫婊”是个临时生造出来的词,并且不明白猫和婊到底有什么关系。

他们已经玩了惊天大爆破(子弹枪打气球),急速碰砰炸(碰碰车),炸裂在心间(鬼屋),还有这个霹雳爆爆弹。游乐园里的每个人都热情似火,尤其王源。王俊凯之前从没听过一个男孩子能发出这么多带有不同意味的尖叫,加上游乐园里四处响起的轰隆隆的音乐,他觉得耳朵有点发痛。“砰!”这时王源活力四射地喊了一声,转头对王俊凯说,“这只猫拿着真麻烦,我决定把它送人算了。”

“什么!”王俊凯愁苦地嚎叫起来,“我花了80块钱和整整一小时零五分钟才把这玩意儿搞下来,你居然要送给别人?而且,”他停顿了一下,“严格来说它算是我送给你的,你不想要我送给你的东西吗?”

王源作出恍然大悟的表情,然后重新审视了一番手里的猫。“好吧,”他笑了笑,“算是第一个礼物?”

王俊凯一愣:“……什么意思?你是想让我……”

“没什么意思。”王源迅速打断了他。

最后他们决定把那只可怜的巨型公仔暂时寄放在老板那,王源不顾王俊凯的抗议在猫咪的脑门上用油性笔写了“俊凯”两个字(“你确定吗?你真的要在刚骂完它‘婊’之后再给它取我的名字?”)。接下来他们去吃了午饭,分享了王俊凯背包里的小零食,王俊凯检查了一下钱包里的余额,然后他们选择下一个要去玩高空炸弹——就是过山车。

“其实我有点低血糖……”坐上座位的时候王俊凯用只有自己听得到的声音咕哝了一句,王源凑过来喊了句“什么?”,但在他开口回答之前,整个过山车开始启动。于是他顶着风嚷嚷了声:“没什么!”

车子匀速爬升,随着高度的增加王俊凯心里也愈发紧张起来。坐在旁边的王源兴奋地小声尖叫,王俊凯不用看就知道他肯定笑出了兔牙。说起来,他可真像只兔子,只除了不爱吃蔬菜……

车子抵达了最高点,然后呼的一下,王俊凯的脑子里什么也不剩了。

尖叫声猛然炸裂开来,剧烈的风像是要把人的眼珠子吹出来。王俊凯张大嘴巴,好一会才意识到自己正在无比凄厉地惨叫。眼前的景象旋转扭曲成一团,他的胃里翻涌出一阵阵的作呕感。渐渐的他的视野里开始冒出一波波的黑色斑点,头疼得要命,呼吸像是梗住了,心跳快的就要骤停。我可能不太好,只是他最后的想法,然后他两眼一翻。

他感到自己处在沉浮的海水里,漫长的时间过去,他听到有人喊他,还挺着急的。喊声越来越响,接着他意识到那是王源的声音。他咳嗽了几下,猛地吸了口气,张开眼睛,看见王源漂亮的,精致的,美好的脸庞正布满焦虑地凑在自己面前。

“王俊凯!”王源看上去马上就要潸然泪下,“你他妈没死吧?”

他们正坐在过山车游戏出口旁的长椅上。王俊凯瞪着王源,半晌才微弱地说:“还没呢。你能不能把我……呃,包里的巧克力拿来给我?应该还有剩。”

王源扒拉了半天递过去:“你是怎么回事?猫科动物不是不怕高的吗?”

王俊凯拼尽全力翻了个“你认真的吗”的白眼:“都说是低血糖啦……”他抬起右手把巧克力整块塞进嘴里,放下的时候却被另一双手接住了。王俊凯一愣,他转过头,看到王源正紧握着他的手,而他能感觉到对方手心里湿润的冷汗。

一时间,他的心跳由于某种和刚刚不同的原因开始加速。

“王源?你……”

“你是不是要回家休息了?”王源忧愁的看着他说,“嗨,其实我也不是想继续留在这里,因为毕竟你不舒服嘛……我的意思是,如果你要回家我们这就回家,只不过现在还早然后我还想再稍微……呃,我是说我也没有……”

王俊凯的嘴角无奈地扬起,他听着王源语无伦次的絮絮叨叨,心里不知来由的慢慢膨胀鼓起。“王源儿,”他私心的加上了一个听上去更亲切的儿化音,“我挺好的,休息一会就没事,不用回家的。你还想玩什么?”

王源涨红了脸,支吾了半天,最后抬手指向了背后的某个方向。

04

“惊爆甜蜜陷阱!本世纪最夺人眼球的糖果炸弹!”

接连响起的爆炸声和甜到腻人的香气混合在一起,王俊凯挑着眉毛,用了十倍的克制力才没让自己扭头就走。王源发出兴奋地欢呼,而在他们面前,在一片广阔的软垫上,无数巨大的糖果球正被人们用力的抛来抛去,并且时不时的在空中爆裂开来溅出汁液。

“就跟篮球似的,组两队进行比赛,谁最后投过圆环的球多谁就获胜,但是糖果球里有果汁和二氧化碳,实际上就是加强版的碳酸饮料,会爆炸,所以要赶在爆炸前抛出去。”王源念着游戏说明,“挺好玩的,而且奖品就是一整箱糖果爆球。”

到底是哪个白痴觉得这种奖品富有吸引力的?王俊凯在心中绝望的怒吼,而王源已经拉着他走到了报名处。“我们要同一队,对吧?”王源眨眨眼,漂亮地让王俊凯不得不抽出精力去注意他明亮的眼眸。“嗯,那是。”王俊凯点点头,觉得自己可悲地鬼迷心窍。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他就已经站在柔软的场地上了(不知是不是错觉他觉得今天自己总是没反应过来)。王源正冲他大声嚷嚷,他接过糖果球抛给王源,然后王源用力把球扔过场地尽头的一个大圆环。他们两个是所在队伍的最后两棒,场地周围围满了尖叫呐喊的人们,他们队已经开始逐渐超过对手了。

而王源则开始尽情预测:“我们要赢啦!”

王俊凯看着他微笑,说实话,他到现在也不明白王源为什么会邀请他,但是管他呢,无论什么原因都好,总之结果是他和王源的关系拉近了,或者说,是“真操他大爷”地拉近了。他的心里孕育多年的种子终于开始发芽,说不定今天之后我就可以慢慢的……他想着,又接过一颗球,随即意识到这一颗可能马上就要爆炸了,因为他听到球里的果汁正噗噗作响。

“王源!”他喊了一声,迅速的把球向前抛出,“快扔!这个快炸开了!”

王源接住了。可他却没有立刻扔出去,而是拿在手里掂量了一下,然后深深地看了王俊凯一眼。

“王源?”王俊凯心急如焚,“怎么了?还不快……”

然后他愣住了。

他眼睁睁地看着王源转过身来,背对圆环面对自己,用力把糖果球——抛了回来。

你他妈的在干什么!!!这是王俊凯当时在脑子里尖叫出来的唯一想法。而接着,糖果球在他脑袋以上半寸的高度爆炸了。粉红色的粘稠液体带着苹果与草莓的混合香气甜蜜地喷了王俊凯一头一脸,并且以不可阻挡的架势钻进领口,把那崭新的,笔挺的,价钱一点也不让人愉快的雪白衬衫瞬间浸地湿透。

人群一片哄声。

而王俊凯目瞪口呆。

他能感觉到黏糊糊的液体从他的发梢上滴下来,好几次险些落进眼睛里。他的口鼻充斥着浓烈的甜香气息,湿透的衬衫黏在身上,甚至有顺着背部线条向下发展的趋势。而在他对面,王源的眼睛一点点睁大,接着,他开始狂笑不止。

他指着王俊凯铁青(或者说是粉红?)的脸大声尖叫:“呆瓜!!!”

一股强烈的笑意夹杂着怒气涌上王俊凯的心头,他在一段时间内感到哭笑不得,随即还是怒气占领了较大部分的比重。他抹掉不断滴在脸上的果汁,沉着脸走到王源面前抓住他。“王源,”他在开口的瞬间发现自己比想象中还要更生气一点,“你在干什么?你为什么要把球抛回来?”

“呃,”王源看上去思考了一下,“鬼迷心窍?”

我他妈的才是鬼迷心窍!在王俊凯把这句话喊出来之前王源又开口了,他说:“我之前看过这个游戏的宣传,我一直挺好奇如果这颗糖果炸弹在人的脑门上爆炸会是什么效果来着。”

而当他说完这句话时,王俊凯闭上了嘴静静地盯着王源看了好一会。

最后他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所以,你就拿我来做实验,试试会发生什么?”他咬牙切齿,“你之前就看过游戏宣传?那是不是说,你当初邀请我的时候就只是觉得我比较……好戏弄?”

被他攥在手里的王源正使劲儿眨眼。“是?”他最终回答了一句。

王俊凯的胸口在听到这个回答的时候开始剧烈起伏,此时,他的怒气已经完全占据了大脑。他一面告诉自己不要为一个恶作剧大发脾气,一面又难以抑制地感到愤怒,以及,委屈。因为做这个恶作剧的人是自己一直以来的暗恋对象,而他在对方邀请自己后连着三天都没睡好觉。他甚至为了这次出行专门新买了一件白衬衫……去他娘的白衬衫。

他猛地放开王源,再一次抹掉眼睛上的粉红果汁,一言不发地转身走了。

05

他说不清自己当初是怎么喜欢上王源的。12岁刚上初一的小个子,黑黑瘦瘦傻里傻气,整天扯着嗓子和一群同样傻的冒烟的小屁孩在尘土飞扬里称兄道弟,突然遇见了一个白白嫩嫩的转学生,头发和声音都软软的,笑起来的时候眼睛明亮地像一只快乐的小兔。

王俊凯后来回想,觉得自己大概从一开始就对王源抱着和别人不同的想法,而这也是最终导致他们的关系不温不火难以更上一层楼的原因。王源是他心里的大宝贝儿,太珍惜所以不知道怎么靠近。他小的时候甚至还专门有一个小本子,记着“今天王源源又和我说了什么话”。后来这个小本子被刘志宏发现了,于是他面红耳赤地大声抗议了那些嘲笑(其实并没有人嘲笑他),并且决定以后不再采取纸质记录的形式。

他把王源记在心里,一想起来就嘿嘿地笑。他本来对如何改进两人的关系着实一筹莫展,所以当王源邀请他来游乐园的时候,他真的很开心,或者说,超————开心。

而现在,他半身湿淋淋的独自走在人群熙攘的游乐园里。

王俊凯尽量无视那些惊异的目光,他绝望地意识到那些果汁开始凝固了,这不仅让他的皮肤感到更加地不舒服,还让他整个人看上去像是刚从蜡像馆里逃出来的半成品似的。他现在仍然很生气,异常生气,并且觉得不久前还认为可以和王源进一步发展亲密关系的自己简直傻的可笑。

他现在要找一个有水管的地方——他刚迈出脚,随即意识到有一双手抓住了自己。他扭头,毫不意外地看见了气喘吁吁的王源,对方正紧紧握着自己的袖口,眼角带着可疑的潮红。

“王俊凯……”一声呻吟,王俊凯决定不动声色。

“对不起。”他漆黑(不是字面意义上)的脸色让王源果断地道了歉,王源柔软的手指从王俊凯的袖口滑到了他的掌心,“我真的很抱歉,我其实……我不是那个意思的。”

“那你是什么意思?”王俊凯质问,尽量不让自己的语气听上去像在念某种肥皂泡沫剧的台词,“这没什么,王源,我用不着你觉得愧疚或是别的什么而跑来道歉,我只希望你下次一时兴起的时候别来找我。现在放开我,我要去把这黏糊糊的玩意儿洗掉,然后立刻回家。”

“你要回家?”王源愣了一下,“可是我没有钱,你不能把我一个人丢在这。”

王俊凯怒视了他一会,掏出钱包抽出几张大钞递到王源脸前。王源傻乎乎的看看钱又看看王俊凯,不知是不是错觉,他的眼角红地更加厉害了。“王俊凯,”他几乎是在央求般的开口,声音里新夹杂了绝望般的哭腔,“你能不能别这样?你知不知道我……你知不知道……”他没说下去。

“知道什么?”王俊凯皱眉。

王源低下头,最后下定决心般地重新抬起来:“王俊凯,我告诉你……我的钱包!”

“什么?”王俊凯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你又在搞什么?我劝你最好不要……”

“不是!我是说,我的钱包!我刚才看见那有个人拿着我的钱包!是那个偷了我的小偷!”

什么?

王俊凯猛地转过身去,顺着王源手指的方向看见一个穿着皮夹克的矮个男人,以及那人拿在手里的白色钱包。“你确定那是你的吗?”王俊凯问,而王源点头:“当然!上面还挂着我的钥匙扣呢!诶!他要走了!诶!王俊凯?”

王俊凯一个箭步冲了出去,而那位小偷先生暼见一个粉红色的人形向自己冲来,吓了一大跳后转身就跑。王俊凯用百米赛跑的速度紧紧追赶,后边还跟着一个上气不接下气的王源:“王俊凯!其实你不追他也行……”

王俊凯的脑海里轰隆隆的奔腾着惊天的脏话,接二连三,字字珠玑。他骂那杀千刀的小偷,骂这操蛋的庆典,甚至骂那个套了他80块钱才给他一只玩偶的老板,还有这个,跟在自己身后边跑边嚷嚷的该死的,该死的小混蛋。他猛冲几步一脚扫过,失去平衡的小偷脸朝下摔在地上。“钱包!”王俊凯怒发冲冠,“把你偷的钱包还回来!”

大概有十几个钱包被扔了过来。小偷吓得够呛,用力挣脱王俊凯的钳制爬起来撒腿就跑。王俊凯骂了一声没有再追,他低下头,把那个白色的挂着皮卡丘钥匙扣的钱包捡起来,然后他打开。

王源在这时大喘气地赶了过来,他的脸色在看见王俊凯的动作时变得有点古怪。“找到钱包啦?”他大咧咧地拍了王俊凯的肩膀一下,同时不动声色的想要把对方手里的钱包拿回来。但王俊凯一把抓住了他伸过来的手,接着抬起头深深的看了他一眼。

王源的喉头梗住了。王俊凯又低头去看手里的钱包,他的呼吸变得很不稳定。“王源,”最终他开口说,表情里是满满的难以捉摸,“你可以解释一下你钱包里的照片是怎么回事吗?”

在他的手里,在钱包的透明隔层内,夹着一张王俊凯模糊的侧脸照。旁边有人用拙劣的笔法画了个小人靠着王俊凯的脑袋,而照片下面还写着一句话:“我和我他妈帅惨了的男朋友”。

王俊凯眯着眼睛把那句话念了出来,而王源看上去整个人都要窒息了。

他们两个人就这么静静地对视了好久,王俊凯觉得自己胸口上的果汁终于可喜可贺的凝固成了坚硬的一块板。最后王源咳嗽了一声,移开视线说:“说起来你可能不太相信,不过其实照片上的人并不是你,而是我在平行宇宙里遇到的前世情人,他不姓王,他还是个AI……”

王俊凯叉着手打断了他:“王源,你在胡扯什么呢?”

“我才没胡扯?其实……”

“王源,你喜欢我。”

“呃?我?没……”

“你不喜欢我?”

“不是。呃,我是说……”

人声熙攘,阳光热烈,王源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个彻底。他张着嘴手足无措地愣了一会,眼睛眨的飞快,一会浑身一震像是想就这么转头就跑,一会又拼命强迫自己留在原地。王俊凯挑着眉毛看着对方脸上的表情千变万化,直到那双明亮地眼睛变得越来越潮湿他才突然意识到似乎大事不妙。

“王源?我想告诉你……”

“我承认我是骗你的,”王源语速飞快的说,“那两张票不是我妈搞来的,是我买的。我邀请你不是随便找了个什么人,是因为我就想邀请你。”

坦白来的毫无预兆,王俊凯一怔,傻傻地哦了两声。

“我早就喜欢你了,可能从初中就开始。可是你总是离我不远不近的,我快烦死了。我本来想今天在这跟你告白来着,但我太胆小了,而且你,你太好了。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我觉得你应该不喜欢我,或者说,对我没什么想法,不然你怎么会那么不冷不热的?我觉得你可能喜欢……我听刘志宏说……年长一点的女性?总之,如果你觉得困扰,那你可以现在就走了,你也不用觉得内疚什么的,我……”

“王源哪。”

“我也不会……什么?”

王源瞪大眼睛,王俊凯微微倾身凑过来,眼睛微闭嘴唇湿润。王源吓得一抖,王俊凯的吻没有落在预期目标,而是软软地蹭在了王源的唇角上。

……这跟电视剧里演的有点出入,王俊凯心想。但他马上对其进行了修正,搂紧王源的腰,对着王源饱满的嘴唇咬了一口。王源轻轻地哼了一声,眼睛睁的大大的,像是一时间难以理解发生了什么。“我也喜欢你的。”王俊凯咬着王源的耳朵说,随即他笑了起来,大声的,快乐的,如释重负地喊了一声:“我也喜欢你的!”

天哪,无论这事儿是怎么发生的,他都要找个神来好好感谢一番。

二十分钟前还在他胸口里横冲直撞的郁闷情绪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各种各样的喜悦。他觉得瘪下去的心脏又欢欣鼓舞地膨胀起来,连带着半身的粉红色都顺眼起来。王源像是刚刚明白发生了什么,他从王俊凯怀里挣脱出来,双手啪地一声拍上王俊凯的脸颊,“你说真的吗!”他尖叫,因为远处传来轰隆隆的礼炮声,像是要把所有人都震聋了。

而王俊凯看起来正打算抱起他转圈。

他不得不说王俊凯现在的样子做这样的动作简直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神经病,可说实话?他才不在乎,他高兴坏了。“最后一个问题!”他听见王俊凯冲他吼,“我还是不明白,你他妈的为什么要把一个快爆炸的糖果炸弹扔到我的脑门上?”

王源抿起嘴静静地笑了一会。

接着他抬起手,用一种极轻柔的力度把王俊凯的脑袋拉下来,让对方的耳朵贴近自己的胸口。“那算是某种象征,我只是太着急了。”王俊凯听见王源说,同时他还听见了那个连续不断的,响亮的砰砰声,那是王源的心跳。

“我太喜欢你啦,要是再不告诉你,我就得爆炸啦。”王源边说边嗤嗤地笑,他胡乱揉着手底下粉红色的头发,然后一把把王俊凯的脑袋提起来,凑近他的耳朵恶作剧般地大喊了一声:

“Bang!”

- fin -

彩蛋:

1、整整一个星期后,王俊凯都没洗干净耳朵里残留的粉红色,那件白衬衫也彻底废掉了。王源委婉地表示可以把白衬衫送给他留作纪念,王俊凯则希望王源可以穿着它和自己共度良宵——准确的意思是,只穿着它。

2、王俊凯当年那个记录“王源源今天又和我说了什么话”的小本子被记录对象本人发现了,王俊凯严重怀疑是刘志宏泄的底。就在他确信自己会被大肆嘲笑的时候,王源却捧着小本子抹起了眼泪。结果是王俊凯大惊失色地搂着王源安慰了三十分钟,最后他得知王源也有一个类似的小本子,里面记录的是“今天又努力和王凯凯说了什么话”。

3、他们后来养了一只叫“圆圆”的兔子,为了和那只叫“俊凯”的猫咪玩偶凑成一对。

4、事实证明这个世界上真的有某个和王俊凯长得简直一模一样好像平行宇宙来的人,那个人是个明星,而且在某部电视剧里,他真的演了个AI。

Real end.

评论(1)
热度(26)
©Kiss The Mons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