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ss The Monster

充沛的时候像一架情感的机器,寡淡的时候像一张单薄的白纸。心宽,略傻。

[凯源] 关于恋爱前后发生的一系列日常小事

哥哥生日快乐!!17岁啦。



1


王源在吃火锅。


白茫茫的热气翻腾出来,锅底咕噜作响。一人份的番茄锅,桌子上摆着远不止一人份的荤素红白。王源从锅里夹起一束金针菇,汤水淋漓地放进小盘,吹了两口就哧溜溜地吸进嘴里。


末了还张嘴大大地吐了一口气。


王俊凯站在窗户边上背靠着墙,举着手机放在脸前权当掩饰。他的眼神时不时地往王源那里瞟,脚下的步子疑似焦虑地来回点地。四下静寂,无人说话,只剩王源吃东西的声音和咕嘟咕嘟的汤汁搅在一起。


“……啧。”


墙边的人发出意义不明的语气词。王俊凯站直身体,大跨步走到火锅桌前呲啦一声拉过把椅子重重坐下。对面的王源停下了夹着羊肉的筷子,瞪大眼睛惊诧地看着王俊凯的一脸气势汹汹。王俊凯盯着沸腾的红汤看了一会,接着视线移到了王源脸上。他清了清嗓子,在心里又复习了一边刚刚想好的措辞。


“鸭……咳。”


“鸭?”


“鸭肠。把鸭肠给我尝尝。”


王俊凯强装镇静,王源微微一愣,然后低下头在锅里捞了一会。他眼神向下,显得睫毛纤长下巴小巧,王俊凯意识游移,直到滚烫的鸭肠冒着香气被举到自己嘴边。


“给。”王源点头示意。


王俊凯觉得自己耳朵后面热热的,他张嘴,把鸭肠汤汁连同筷子一起咬进嘴里。


“!烫……!”


“刚从锅里捞出来你不吹吹就吃?”王源在对面嗤嗤嗤地笑,眉眼弯弯映着王俊凯的面红耳赤,“傻不傻啊你。”



2


今天王源在拍戏的时候着凉了。


最开始无人察觉,王源自己也没放在心上。但是下午的时候他开始喷嚏不断,裹了几层大衣仍然觉得冷。助理拿了姜汤过来,正好被刚从别的场回来的王俊凯撞见。他一把拉住那小男生问:“怎么回事?”


“王源在片场受了冻,这是给他送的。”


王俊凯眉头一皱,接过姜汤说自己送就把人打发走了。他走进王源的棚,看见一座大衣堆成的山正挤在电暖器前,山中心层层裹着的是摇摇晃晃正在打瞌睡的王源。王俊凯穿过棉褥的阻挠把王源的手抽出来,姜汤放在他手心,然后把自己的手包在王源的手外面手牢牢握住。


“源儿,喝了汤再睡。”


王源迷糊地眨了眨眼,听话的把汤喝了。他的脸变得红彤彤起来,喉咙里轻轻地哼着靠在王俊凯身上。他的脑袋毛茸茸的蹭着王俊凯的脸,鼻息绵长,被搂在怀里整个人都暖烘烘的。他在王俊凯的臂弯里不老实地动来动去,终于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安顿下来。王俊凯拍着他的背低头看他,而王源却又在此时快速抬起了头。


他们的嘴唇又轻又快地擦在了一起。


王俊凯呼吸一滞,脑袋轻轻向后躲了一下。王源睁开眼睛眨了眨,然后露出了一个晕乎乎的软笑。“王俊凯啊……”他吸了吸鼻子,“你傻不傻。”


王俊凯静静地注视着王源温暖的眉眼,最终叹了口气,捧住对方的后脑凑过去给了一个深吻。


“我不傻,”他笑笑,“你最傻。”


3


王源最近在沉迷游戏。


王俊凯端着一盘西瓜走进来,王源正满头乱糟糟地坐在地上在电脑键盘上敲敲打打。王俊凯喊了一声来吃西瓜,听见一声应,接着转头就看见王源举着空无一物的叉子往嘴里送,眼睛还直直地盯着屏幕。


咯嘣一声。


“呃呜……”


王源捂着嘴翻倒在地上,硌了牙的叉子被远远地扔在一边。王俊凯叹了口气,刚要走过去看,王源却又自己挣扎着起来了。他一手捂着嘴,一手在键盘上飞快地敲起来,口中还含含糊糊地嚷着:“从后面绕!从后面!”


王俊凯气结。


他叉着手盯着王源看了半晌,转身进了卧室。王源不动声色地看了他一眼,又把视线移到了电脑屏幕上。游戏进程正在激烈的时候,频道里的兄弟们吵吵嚷嚷,王源全神贯注,没注意王俊凯又从卧室里走出来,静静地在他旁边坐下了。


轰隆隆的游戏音效响起,一个大任务完成。王源呼了口气,扶了扶耳机刚要说话,耳机却被王俊凯猛地一扯抢走了。王源吓了一跳,扭头看见王俊凯戴上了耳机,在频道里一片热烈欢呼的当口咳嗽了两声。


“是这样的。”


频道里的声音静了。


“我是你们‘最是无敌王天龙’的家属,刚才你们玩的太恣意畅快导致严重影响了我和天龙的晚间活动——我本来是想用另一台电脑创建角色进入游戏来干扰你们的,我试了,但是我,咳,玩游戏很差。”


王源张大嘴巴,傻乎乎地瞪着王俊凯挠了挠自己的头。


“所以能不能请王天龙今天晚上就此退场?我和他还有事……你们缺装备的话可以找我买,”王俊凯顿了顿,“我很有钱。”


他又静了一会,实在是找不出什么话好说,就在一片静悄悄里默默地退出了游戏。他取下耳机回头找王源,却发现小孩脸朝下趴在了地上,直挺挺地像一条脱水的咸鱼。


“……源儿?”


“……”


“你说什么?”


“……”


“什么死了?人死了?谁死了?”


“……”


“什么?”



王俊凯低下头,每问一句就凑的更近一点。王源露在外面的后颈和耳根红彤彤地快要烧起来,他攥紧拳头,软绵绵地揍了王俊凯一拳,又搂住对方的胸口把脸紧紧的埋了进去。


“丢死人了啦……”他用小的不能再小的声音小声说。


4


王源太瘦了。


腿细得像两根筷子,手也骨感的不行。锁骨,腕骨,肩胛骨倒是形状优美流畅,就是有点凸出,没肉,抱着硌手。王俊凯早早地就认识到了这个问题,可喂了半天,体重上看似乎是增加了几斤,视觉上看却还是单薄地一吹就倒似的。


“没办法,”王源叹气,“这是命,吃不胖的。”


说这话的时候王俊凯正趴在床上一根根地数他的肋骨。



两个人都光溜溜的,陷在柔软如泡沫的被褥里互相舔舐。王俊凯把自己挤进王源两腿之间,伏下身子咬王源的脖子。王源闭上眼睛带着小哭腔地微微呻吟,繁琐的准备工作业已完成,王俊凯忽然灵光一闪,拍了拍王源的大腿根说:“诶,不然你翻上来,我躺着,咱换个样式。”


王源哼哼唧唧不愿动,被催了半天才撑着上身起来。王俊凯在床上仰躺下,扶着王源的腰让他坐上来。王源的脑子昏昏沉沉,脸色是不正常的潮红,他抬脚想跨上去,身子却一晃失去了平衡。王俊凯连忙要扶他,王源自己也张牙舞爪手忙脚乱,上身一歪,手肘曲起骨头直直地撞上了王俊凯的胸口。


王俊凯猛地呛了一声简直要背过气去,这一下肘击差点害他内伤。王源晕晕乎乎地从他身上爬起来,拍拍他的脸:“哎呦我的哥,你这是怎么了?”


“……王源。”


“嗯?”


“你还是再努力吃胖点吧,胖点好。”


“嗯……行啊。”


“……”


“……”


“……”


“王俊凯,你还做不做?”


“做做做。”



5


王源在生闷气。


他有时候会这样,突然一个人开始不高兴起来,谁也找不出原因。这个时候的他会一改平日的温和,冷冷清清,就算笑也是嘴笑眼不笑,只唇角向上勾一下便了事,冷峻的简直不行。这种时候,王俊凯会坐到王源旁边,抿着嘴满脸严肃,心里却感到一阵又一阵的一筹莫展。


就像现在。


“……”


“……”


说起来,王源生气的时候,脸颊会显得鼓鼓的,好像仓鼠。


王俊凯在惆怅的当口忙里偷闲地想到。


不仅如此,他的眼睛会比平时更亮一点,嘴唇也更红一点,所以看上去更软一点……啊,虽然平时也很软。


王俊凯抬起视线迅速地在王源嘴唇上扫了一眼。


啧,刚发现他撇嘴的时候下巴的线条有点性感。下次要舔舔看……现在就想舔舔看。


王俊凯咽了口口水。


唉,他到底在生什么气哪。



当王源从自己气呼呼的小世界里抬起头的时候,看见的就是王俊凯直挺挺望过来的灼灼目光。他微微一愣,挑高了眉毛,还没张口询问,王俊凯就软塌塌地往他身上倒了过来。


“源儿……”死皮赖脸的语气。


“你干什么?”王源觉得自己更生气了,“走开,别挨着我。”


“不。”


“滚开。”


“不。”


“行了,你想什么呢?”


“想舔你。”


“王俊凯!”



王源气的脸都红了,瞪着眼睛怒视王俊凯,喘的胸口都呼哧呼哧的。王俊凯吓了一跳,然后又托着腮帮子微微笑起来:“好了好了,我说着玩的,你别生气了……”


王源依旧怒目而视。


王俊凯眨眨眼,无奈地笑着撩了撩头发。


寂静三秒。



“……你想舔哪?”


王源气冲冲的,扯住了王俊凯的领带咬牙切齿地问。


6


王源在偷笑。


王俊凯心中警铃大作,很明显有什么阴谋正在策划中。他环顾四周,在咖啡店里来回走动的人群中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迹象。但他并没有就此松一口气,而事实证明,他是对的。


两分钟后,一个高挑漂亮的长发姑娘走过来坐在了王俊凯的右边。


“嗨。”姑娘说。


王俊凯挑起眉毛看了她一眼,又扭头看了看王源。“嗨。”他停顿了一下回答。“天气真热啊,对吧?”姑娘拨弄着自己耳后的头发说,“你是本地人吗?”


“我……不,先等一下,请问你是?”


“哦,我是想找你问个路的。”


“问路?”


“呃,好吧,其实我是想说,”姑娘眨了眨两只睫毛浓密的眼睛,“我在那边看见你,觉得你很帅,想跟你说两句话来着。”



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王源的肩膀明显地抖动了一下。王俊凯在第一时间认识到,这是一场精心谋划的阴谋。


小混蛋。他在桌子底下用力捏了一把王源的手心。“你有女朋友了吗?”睫毛姑娘凑近了一点。王俊凯在心里撇了下嘴,然后抬起左手微笑着晃了晃:“事实上,我订婚了。”


他的手指上一枚银戒微微反光,但姑娘看上去不为所动,“是吗?那准备什么时候结婚呢?”


“这个暂时还没有确定,不过……”


“不确定就是还有变数,对吧?你心里其实也有犹豫吧?”


“不好意思,什么?”


“说实话,你真的想结婚吗?”



王俊凯在心里狠狠地啧了一声。


他现在感到十分不满,身旁的王源明显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好像结婚这个话题跟他没半点关系似的。王俊凯紧抿着嘴瞪了王源五秒钟,然后突然轻哼一声,露出一个浅笑。


“也是,”他点点头,“这个问题的确值得再好好想一下。”


王源脸上的笑容立刻消失了。



——“说起来当初订婚的时候完全没有认真考虑,毕竟恋爱时是一个样子,结婚后又是一个样子啊。”王俊凯说。


“是啊是啊,”姑娘回应,“恋爱时的都是错觉,结婚后的才是现实呢。”


“你觉得我现在要想清楚?”


“当然,现在想不清楚还能什么时候想清楚呢。”


王俊凯眯起眼睛,“那是。”他笑笑。



哗啦一声椅子拉开,王源冷着脸站起身,一言不发地走到对面靠窗的座位上去了。


王俊凯用目光追随着他直到他坐下,然后清了清嗓子,稍微提高音量以确保对面能够听到:“我想了一下,现在想好了。”


“这么快?所以……”


“我喜欢他都把他喜欢透了,如果结个婚就又让我发现一些另一个样子的他,我绝对要和他结个一百次才够。”


“问我要不要结婚?好问题。”王俊凯站了起来。


“我当然要结婚,事实上,我们应该现在就结婚。”


*


他说完这句话,静静在原地站了一会,同时心里默默地为自己喝了个彩。


然后他走向窗边,王源坐在座位上背对着他,听见他走近也没有回头。“我说完了,”王俊凯老老实实地开口,“你觉得怎么样?”


王源还是背对着他,一动不动的,像是睡着了。


“源儿?”


王源的肩膀抖了抖。


“王源儿?”


王俊凯反应了一会,然后勾起唇角戳戳前面人的后腰。


王源终于一下子笑开了。他明亮地笑着,回过头,手指梳过自己的刘海手肘撑在桌子上。“现在就结婚?”他笑着问,眼睛亮亮的,带着微弱的潮湿,好像两汪波光粼粼的湖泊。


而王俊凯温柔地看着他,耸耸肩,俯身把吻落在了他的额头上。



7


很多年后的某一个午后,当阳光透过纱窗投射进房间,在地毯上落下一小片网格状的斑影时,王俊凯恍然意识到,他的生活中有太多以“王源”作为主语的句子了。


王源在看电视。王源不喜欢吃咸菜。王源摔了盆栽。王源没穿内裤。王源在骂人。王源躲在橱柜的小格子里偷偷地笑。


王俊凯静静想着,慢慢的,这些句子的主语变成了“我和王源”。


我和王源回到重庆。我和王源回家拜年。我和王源养了一个孩子。我和王源在一起二十几年了。


我和王源好好的。



猛然间,一股难以言喻的心情从心底涌上来,王俊凯忍不住自己长吁短叹了一番。王源在这个时候走进房,冲着王俊凯后脑勺扇了一巴掌:“你干嘛呢?”


“你不懂,我在感慨人生。”


“把妞妞先接回来再感慨行吗?她快放学了。”


王俊凯眨眨眼睛,把身体转向王源的方向坐直:“源源,我发现我对你真的是用情至深。”


王源从衣柜里拿出一件衣服:“把外套带着,最近几天降温有点冷,你到了记得给她穿上,听见没?”


“如果给我个机会重来一次,我肯定还得喜欢你,而且我要一出生就喜欢你。”


“今天强哥送了点东西过来,在公司,你等会顺路去拿一下,记住了吗?”


“我还想喜欢你更久,源源,我想一百年都和你在一起。”


“我要出去一趟,晚饭回来,你走之前记得锁门。”


“源……”


王源拿上包穿上鞋头也不回地走了。


“……”



王俊凯感到一丝郁卒,他抓了抓头发叹了口气,收拾了几下起身准备出发接女儿去了。屋子里很安静,王俊凯无意识地哼着小曲儿找车钥匙,没在客厅发现,他晃晃悠悠地走向玄关。大门在这时响了一声,王俊凯还没抬头,王源就风风火火地打开门冲了进来,揪住王俊凯的耳朵把他的脑袋扯过来,接着狠狠地咬上了他的嘴唇。


“简直烦死你了,”亲完以后王源喘着气说,“你这个大傻子。”


而王俊凯闭着眼吃吃吃地笑:“我也爱你。”


他搂住王源的腰,把他圈进怀里。时光就这么静悄悄地从他们的发梢肩头流淌过去,还没留意,就整整一百年了。


fin




大概是彩蛋:


1 小姑娘是在两个人结婚6年后领养的。养到两岁还没给起大名,理由是先随便叫个贱名好养活。最后被王俊凯妈妈揪着耳朵骂了一通,才请两家的老人一起给起的名字。


2 王源谈恋爱的时候温文尔雅,结婚之后骂人不带喘气。王俊凯对这样的反差接受度欠佳,理由是每次王源爆粗口的时候他都想将其压倒在床,这对儿童的成长相当不利。对此王源表示,您老赶紧洗洗过来睡吧。



评论
热度(47)
©Kiss The Mons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