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ss The Monster

充沛的时候像一架情感的机器,寡淡的时候像一张单薄的白纸。心宽,略傻。

[密林父子亲情向/AL] 别难过父亲,他只是还不懂事

最近重新看了一遍霍比特和魔戒,写一写我心中比较理想的密林父子相处模式


*

莱格拉斯四百二十三岁的时候,个子还不如一把弓箭高。他是一只既快乐又无拘无束的小精灵,整天抱着一个比自己还大的小鹿玩偶在森林和宫殿里跑来跑去,加里安追得额头冒汗也追不上。这导致的不可避免的后果便是,有一天莱格拉斯把他母亲世代相传的白石手环打碎了。

瑟兰迪尔很生气,同时又挺沮丧。他觉得莱格拉斯太鲁莽了,实在不像国王的孩子。但他的妻子温柔地安抚了他。“那个手环也没有那么重要,”她说道,神情柔和,“别生气了,也别难过,莱格拉斯太小了,他还不懂事呢。”


*

莱格拉斯一千三百五十五岁的时候,一天到晚总是躲在自己的房间里不出来。无论什么人怎么敲门都通通以一声闷在被子里的“别理我!”作答。他不再去森林里探险,弓箭也不练了,他的玩伴们都很担心他,却不知道怎么办。瑟兰迪尔放任这种情况持续了大概一个月,终于有一天晚上,在喝了整整两瓶长湖葡萄酒后,他起身绕着宫殿走了几圈,然后来到了自己儿子的门前喊话:“莱格拉斯,开门。”

门里一片静寂,瑟兰迪尔自顾自地开口说了下去:“我听说你弓箭也不练了?生疏了技巧,别的精灵要赶上你一大截了,到时候你输给他们,可别说是我的儿子。”

他等了一会,没有得到回答。“我还听说绿林西边的银球花开了,据说是这么多年开的最好的一次,”他边说边无意识地来回扫视,“你之前一直说没机会看成挺不高兴,现在你又不想去看了吗?”

依旧无人回应。

瑟兰迪尔的视线停留在儿子房门顶上挂着的一只木刻的小鹿上,上面用炭笔写着“被祝福的小绿叶永无忧愁”。那是他妻子的笔迹,瑟兰迪尔沉默地注视了一会,最终低下头重重叹了口气。

“你nana爱你,莱格拉斯,”他说,“但她不会回来了。”

他又等了一会,直到听见屋子里传出压抑的抽泣声。他敲敲门,门没有打开。瑟兰迪尔慢慢地转过身走了,他回到大殿,看见加里安正为他点亮一盏灯。“我试过了,”他皱着眉喃喃,“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

加里安理解地看着他,半晌提着灯走过来。“别太伤心了,我的陛下,”他安慰道,“王子殿下只是还不懂事,他还不懂生命与死亡有多么无常。”


*

莱格拉斯三千零一十一岁的时候,变得很不想呆在幽暗密林。他在地图上写写画画计划着冒险,对自己仍然留在父亲身边这一事实很不满意。陶瑞尔不太理解,她总是问:“莱格拉斯,你不喜欢你的家了吗?”

“我喜欢,”莱格拉斯说,“我就是想出去看看。”

同年有一队矮人来到了密林,说着什么要去夺回孤山财宝的话。瑟兰迪尔嗤之以鼻,他向来不喜欢矮人。不过陶瑞尔好像挺喜欢,最后追着矮人中的一个跑了。莱格拉斯于是终于找到了离开的机会,他追上陶瑞尔,瞒着父亲离家出走,只带了一把弓和一簇箭。瑟兰迪尔听加里安报告了这件事之后气的半死,然后又开始担心,最后叹了口气。他知道他的儿子这些天在想什么。

等到孤山前的战役结束以后,瑟兰迪尔抹掉脸颊上的鲜血,跨过精灵战士的尸体去找他的儿子。莱格拉斯站在阴影里等他,和自己相似的金发乱成一团,还瞪着眼睛撇着嘴。这位精灵王感到有点无奈,有点好笑还有点心酸。“莱格拉斯,”他说,“你想回家吗?”

他的男孩摇摇头。

“那走吧,去北方,找一个杜内丹人。”他边说边转身走开,莱格拉斯喊了一声“Ada”,于是他又回过头问:“怎么了?”

小精灵别扭地站在原地,最后别别扭扭地小声说:“我不是讨厌你,Ada。”

瑟兰迪尔愣了好一会,然后点点头表示知道了。他往回走的时候碰上了人类船夫巴德。巴德望着莱格拉斯离开的方向皱起眉。“那是你的儿子?”男人问,“看上去挺不听话的。”

瑟兰迪尔哼了一声,只说:“他还不懂事。”


*

莱格拉斯三千零七十岁整的时候,从外面游历回来了,虽然只是回来很短的时间,因为他马上要去瑞文戴尔开一个关于至尊魔戒的会。见过世面的小精灵变得特别活泼开朗,走到哪都哼着歌儿。瑟兰迪尔也觉得挺高兴,莱格拉斯从外面给他带了不少东西回来,虽然其中的大部分都没什么用。

有一天晚上,他在后花园的凉台上发现了自己的儿子,正仰着头望着头顶银白色的星光。他走过去,在男孩身边坐下。“东西都收拾好了吗?”他边说边把长袍抚平,“你这次又要走很长时间。”

“Ada,”那个男孩答非所问,“你知不知道他们说,在明亮的星光下,所有思念的灵魂都会与彼此相见。”

瑟兰迪尔扬起一边的眉毛,他觉得莱格拉斯的语气有点不对。男孩继续说了下去:“然后两个灵魂就能永远在一起,一块儿骑鹿玩滑板什么的,我觉得特别好。”

“莱格拉斯,”瑟兰迪尔盯着儿子看了一会后静静问道,“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他在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心中已经了然,因为那个永远没心没肺的小精灵脸红了。“没有,Ada,”但莱格拉斯却这样回答,“我喜欢他,可他不喜欢我。”

瑟兰迪尔眯起眼睛:“你喜欢谁?”

小精灵拨弄了半天自己的头发,耸耸肩说:“阿拉贡。”

瑟兰迪尔的心沉下去,他知道这个当初就是自己让莱格拉斯去找的人类。他也知道这个人类忠诚地倾心于林谷的暮星公主。而且就算撇开这个不谈,那个男人身上的负担也太重,重到足以累及他人,足以让他所有可能的美好结局都来得过于艰辛。一时之间,他对自己当初送莱格拉斯去北方的决定感到十分后悔。

他想了一会,说:“人家不喜欢你,你就别缠着人家了,懂事的小精灵都会这么做。”

可莱格拉斯只是呆呆地望着星空。“我什么都不懂,Ada。我只想喜欢他。”


*

莱格拉斯三千零七十一岁过半的时候,至尊魔戒被毁,邪恶的索伦被打败了。一封信从米纳斯提力斯送到密林,上面用欢欣洋溢的语气写了一句话:Ada,快来,阿拉贡和我要结婚啦。

直到瑟兰迪尔赶到白城,他的心情还是震惊与恼火混杂,当然可能也有那么一点高兴。莱格拉斯一见到他就扑上来,把全身的重量都挂在父亲的脖子上。于是瑟兰迪尔的怒火不知怎么就偃旗息鼓了,他的儿子穿着未完工的还挂着针线的结婚礼服,金色的头发被试验性地挽出一个花纹,白色的宝石零碎地点缀于发间,美好得就像是一个梦。“我们最近才发现,”莱格拉斯凑到他父亲耳边小声说,“原来他也喜欢我。”

瑟兰迪尔抬起眼睛,看见站在试衣间门口温柔地望向这边的那位刚铎新王。他在心里撇撇嘴,放过了一些问题压下了许多忧虑,只低声笑笑,说道:“那可真是好事一桩。”

婚礼当天他没凑到前面只远远看着,阿拉贡把莱格拉斯抱起来转了个圈,他的小精灵又笑又叫像疯了一样。爱尔隆德在这时走到他身边。“说实话,当初亚玟告诉我她不会和阿拉贡结婚时我大吃一惊,”林谷的领主、同时也是今天新郎的养父说,“不过更多是松了口气,我总觉得埃斯特尔有点配不上我女儿。”

瑟兰迪尔从喉咙里挤出一声“他也配不上我儿子”,不过爱尔隆德好像没听见。这位中土智者只是静静注视着不远处欢欣的人们,最后长长叹息。“年轻人,”他说,“总是不省心,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能懂事。”

瑟兰迪尔没有回答。在心里他默默地想,无论如何,只要他的男孩觉得开心,或许一直不懂事也没什么关系。


*

他往回走,一路上遇到许多即将西渡的精灵。他知道大海在召唤自己的族人。

可他的儿子还留在这。于是他继续走,把漫长的足迹印在泥土与落叶之中。


*

莱格拉斯三千二百二十五岁的时候,密林再次接到从米纳斯提力斯传来的消息,人类的救主、刚铎的伊力萨王寿命终了,与世长辞。

瑟兰迪尔听说了之后就觉得坐立难安,最后索性启程前往白城。他的行程匆匆,也没带几个侍从。等到他终于赶到已是黄昏,偌大的皇城没有一个人前来迎接。

密林的精灵王脸色阴沉,从坐骑上跳下来抬腿就往里面走。他的后背微微出汗,这时一个惊讶的声音从侧面响起:“我的王?”

瑟兰迪尔停住脚步,发现是当初跟着莱格拉斯来到刚铎的精灵之一。“王子殿下在哪?”他大声问,“我知道他丈夫去世了他很伤心,我就是过来看看他怎么样。”

那个精灵没有立刻回答,过了一会,瑟兰迪尔才发现对方的眼圈是红的。

“我的王,”在瑟兰迪尔发出任何惊疑的质问之前,精灵轻声开口,“我们还没来得及通知您,今天早上,莱格拉斯王子从白城顶上摔下来了。”


*

瑟兰迪尔根本没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他在前往儿子房间的一路上都在抓着人问:“他是掉下来的还是跳下来的?”

他的思维一片混沌,嘈杂的声音在耳朵里嗡嗡作响,隐隐约约好像还有久逝妻子的叹息。直到一扇门打开,他看见他挚爱的男孩虚弱地躺在洁白的被褥间,全身上下都裹着渗血的绷带。他们说他所有的骨头都断了,死亡的阴影已经笼罩下来。瑟兰迪尔蹒跚到床边跪下,他的儿子睁开眼睛,还是那么蓝,像一片不会被污染的湖泊。

“Ada。”男孩叫了一声。

瑟兰迪尔想了一会,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又痛苦又愤怒,又震惊又疼痛。“Ada,”这时莱格拉斯说,“我跟你说,阿拉贡死了。”

瑟兰迪尔张口结舌了片刻才开口:“我知道。我听说了,我专门跑过来看看你怎么样。”

莱格拉斯嘴角挤出一丝笑:“人类真脆弱,一下就死了。”他闭上嘴停顿了一下,像是在忍痛,“我想着不然回密林算了,人类的政治我不懂,留在这也没什么意思,不如回去找你。”男孩说完望着天花板沉默,他的父亲也不说话,只是等着。

许久后莱格拉斯移开视线。“Ada,”他静静地说,“我不是故意跳下去的。”

瑟兰迪尔脊背一僵,他的心砰砰直跳。莱格拉斯望着他却好像望着遥远的远方:“今天早上我看见阿拉贡了,就在白城顶上。我特别高兴想去拉他,可是忘了注意脚下。”

瑟兰迪尔没说话,他知道伊力萨王的棺椁昨天已经下葬。他换了几个姿势,缓缓地,他意识到自己的嘴唇在难以抑制地颤抖。

“愚蠢……”他最终说,眼睛酸痛地快要流血,“我的儿子,你怎么会如此愚蠢……”

莱格拉斯缓慢地眨了眨眼。“阿拉贡也这么说。”他咳嗽几声,“我摔下去的时候他想抓我,就是没抓住。他还哭,说‘Leggy,你太傻了’。”

瑟兰迪尔张口无言。莱格拉斯的视线慢慢凝聚到他父亲的脸上。“对不起,Ada。”他小声说,眼睛睁得大大的,一瞬间他看上去就和几千年前一样年幼。瑟兰迪尔的心都碎了,他的眼泪于是终于落了下来。

“告诉我,”他哽咽着,把手放在儿子金色的头颅上。无数的记忆涌上心头,他思前想后,摇摇欲坠,在数千年漫长的生命里第一次感到彻头彻尾的无能为力,“是什么让我的儿子如此不通情理,不知礼数,以致让他的父亲永远地承受被强加的痛苦?”

莱格拉斯愣愣地看着他。那双蓝色的眼睛里波光粼粼。太阳落下了,濒死的精灵因为身体的疼痛剧烈地扭动了一下。他知道他的生命即将耗尽。他们都知道。

“Ada,”他又叫了一声,笑了笑,在黑暗降临前的最后一秒流下一滴眼泪。


“别难过父亲,他只是还不懂事。”



fin


评论(9)
热度(178)
  1. 飞翔的玉米号Kiss The Monster 转载了此文字
    又虐又暖,暖得悄无声息,虐得刻骨铭心,太太笔下密林父子的亲情让我心动。
©Kiss The Monster | Powered by LOFTER